唐麋鹿

我会穿过人潮
迎风拥抱你

《以父之名》(八)[黑道]

chapter.8


因为忙于新业务的开展,王俊凯近期要处理的事务很多,连着一个星期都没有回家。惦记着王源学业也繁重,于是他特意找了个婆婆专职负责王源的一日三餐——他知道王源为了赶时间常常忘记吃早饭。


可是那天去王俊凯家帮忙取东西的科林回来后却似笑非笑地和王俊凯说道:“还别说,你家王源鼻塞时瓮声瓮气说话的时候还挺可爱的。”


王俊凯把头从文件堆里抬起来,疑惑地蹙起眉头问道:“他怎么了?”


科林耸耸肩:“大概是病了吧。我帮你取东西的时候路过他房间看了一眼,看他没什么生气地躺在床上——要知道现在可是大白天。我问他没事吧,他就说了两个字’滚吧’”说到最后还刻意尖着嗓子模仿了鼻子不透气说话都有点奶音的王源的语气。


“为什么张姨没有和我说?”


科林摸了摸鼻子,觉得王俊凯此时的表情看上去不太妙。虽然不是发怒的样子,但也比发怒好不到哪里去。


于是他慎重地回答:“或许王源没有告诉她……吧?“



===============



”38.5。哎。“王源把体温计从自己的腋下抽出来,看了一眼度数后费力地够着床头把它放了回去。


自己重感冒已经是三天前的事情了。本来以为它自己会好的,没想到后果就是咽喉发炎,然后开始发烧了。烧到浑身无力,也没有食欲,哪怕已经三顿饭没吃了,王源除了想作呕之外并没有别的感觉。


他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地半闭着眼睛,脑袋昏昏沉沉的,想睡又睡不着。


好像有什么冰冰凉凉的东西附上他的额头,王源忽然觉得晕沉的感觉消散了许多。迷糊地睁开眼,他赫然看见王俊凯正在帮他擦去脖子上的汗。


见王源醒过来了,王俊凯倒很自觉地后退一步看着他问道:“感觉怎么样?”


“不怎样。”王源一开口说话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很哑,还带着浓重的鼻音。毕竟他这两天几乎都没怎么说过话,除了对张姨说’我不吃。’和对路过的科林丢过去的’滚吧’以外。


说到张姨......


“你没事做吗?怎么回来了?张姨呢?”王源抓着被子一连串地丢给王俊凯三个问题


王俊凯语气很淡地回答:“张姨被我辞了。”


“……”王源很理解不能。不过他知道王俊凯做事都是凭心情的,也不知道可怜的张姨是哪里得罪了王俊凯。


见王源揪着被子皱着一张小脸不知道在想什么,王俊凯开口道:“粥快做好了,你要不要起来吃点再睡。”


王源眨巴眨巴眼睛,神情疑惑:“张姨不是走了吗?那谁煮的粥?”


王俊凯把手握成拳放在嘴边轻轻咳了两声道:“科林在煮。”


“…… ”王源在脑内模拟了一下科林神情严肃煮粥的样子,却越脑补越觉得他是个在烹制巫毒的老巫婆。


“我还是不吃了。”王源抖了抖被吓起来的鸡皮疙瘩,重新躺好顺便翻了个身背对着王俊凯。


王俊凯只在原地看了他三秒钟就上前,伸手过去直接拦腰抱起床上的王源。


王源惊呼一声立刻配合地侧过来伸手环住王俊凯的脖子:“你干嘛呢干嘛呢!”


王俊凯颠了颠他的身子,答非所问道:“你太轻了。”


“这不是你抱我的理由!”王源大怒,开始不安分地挣扎。


王俊凯抱紧了他下楼梯,一边道:“你太久没吃东西了,不吃东西不好吃药。”


“那你有话好好说,能把我放下吗?”王源看着他抱着自己下楼梯,一抖一抖的,小心脏都跟着一起抖。


“不能,万一一放下你你就往回跑呢?”王俊凯神情颇为严肃。


王源几乎要扶额:“我没有那么幼稚好吗!”



最后王源被迫喝了一碗半的粥,然后捏着鼻子灌下,对,用灌的——喝了一碗苦不堪言的中药。


看着王源做完这一切后一脸郁闷地爬上了床,王俊凯就离开了。


王源躺好后只来得及看到一个转身出了门口的背影。


王俊凯甚至一句话也没有说。什么好好休息,早点好起来,我担心你。嗯,一句都没有。


王源盯着天花板瞧,好像能把它看出什么花来。


说不上是失望,心里却好像还是空落落的,好像少了王俊凯就少了什么似的。


王俊凯有那么重要吗?


睡不着的王源开始思考起这个问题。


王俊凯整天臭着一张脸,颜值确实高,智商也不错,看上去也风度翩翩,不过就是个伪君子——对外身份正直积极,暗里的身份说出来不知道能吓退多少崇拜他的人;而且性子冷淡得要命。


就如王源自己所说的那样,王俊凯就是给他吃给他穿给他住让他上学的关系。


他甚至还真真切切地记着王俊凯对六岁的自己说过的话


“不许叫我哥哥。”


不是哥哥。


王源捏住被角翻了个身。


是什么关系呢?


好像什么关系都不是。



==============


“王源睡下了?”像个保姆一样任劳任怨洗完了碗的科林甩了甩手上的水珠,看着从楼梯上走下来的王俊凯问了一句。


王俊凯点了点头,竖起一根食指抵在嘴唇上比了个’别说话’的手势。


科林有点无语,这楼上楼下的王源能听见他们说话那才见鬼呢。不过看了眼王俊凯,他还是选择顺从王俊凯的话。


两个人并肩出了门口,上车后,王俊凯一边系安全带一边说:“你找好人了没有,找个时间把王源的资料交上去。”


科林’嗯’一声,表情却有些复杂。


王俊凯侧眼看了他一下:“你有什么意见?”


科林摇了摇头,发动了汽车:“这是你的选择,我无权过问。”


王俊凯靠到了椅背上,没有作声。


车子一路开回了王俊凯的公司,在停进停车场之前,有一辆车忽然从斜刺里驶出来,别住了王俊凯的车。


科林眼疾手快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车里的两个人抬起头,看见那辆车的车门被人打开,一个身影从车上下来。


王俊凯眼神一凛,无视科林的小声反对毅然决然地推开车门下车,对着那个人迎了上去。


截住王俊凯的人此时气定神闲地依靠在自己的车门上,见王俊凯一脸’来者不善’的表情朝他走来还依旧挂着一副温良的笑脸


王俊凯发誓他看见这张笑脸时总是抑制不住自己想一拳打过去


“好久不见了啊,k。”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王俊凯在离他几步远的地方停住脚步,微微眯起眼:“我们四天前才在九叔的宴席上见过。”


而且你还害死了我手下一个兄弟


后半句话被王俊凯恶狠狠地咽回了肚子里


“啊…...九叔的宴会啊。”对方摸摸下巴笑了一下:“那次见面似乎不怎么愉快,所以我想着,我们是不是也该单独聊聊比较好呢?”


他强调单独二字时,眼神似有若无的看了王俊凯身后戒备的科林一眼


“我想也许我们没什么可谈的。”王俊凯语气不善,脸色也格外阴沉


对方只是笑,似乎毫不在意王俊凯略带了杀意的眼神,只是不紧不慢道:“话说回来,我觉得那个叫王源的小朋友,还挺可爱的呢~”


王俊凯的瞳孔猛然收缩了


评论(2)

热度(67)

  1. 喵卜萝珺唐麋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