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麋鹿

我会穿过人潮
迎风拥抱你

《以父之名》【五】凯源/黑道

chapter.5

比起科林严肃抗拒的态度,对于王源想去(见世面)的请求,王俊凯显得就淡定多了。


“让他跟着林叔。”

王俊凯给了这么一句简明扼要的话。

科林瞪圆了一双眼,惊异地喊道:“就没了?”

“没了。”王俊凯偏过头给了他一个’还想怎样’的眼神。

“你真的让那个臭小子去九叔的宴席?那天咱们去你也看出来的,九叔的态度很不明确,明显和我们打太极,这就是一场鸿门宴。”


“王源没有被我带出去过,没有人知道他是谁。”王俊凯语气淡然得不像是在说一件严肃紧张的事情。


他时常这样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

“可是那小子连社会都没涉足,你让他去这样的地方怎么行?!”科林简直觉得他现在就是在操本来是王俊凯该操的心。整个一皇帝不急太监急。

“所以我不是让他跟着林叔嘛。林叔地位还是很高的,话语权还在,没有人会为难他的人。”

王俊凯口中的林叔,就是曾经带着六岁的王源来到他面前的刀疤脸男人。曾经龙兴的双花红棍,现在管着一个堂口,和九叔也算是交情匪浅。

答应让王源去,王俊凯是有自己的考虑的。

“他不是好奇吗,等见识过了他就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的存在了。”

王俊凯却忽略了,王源是个藏着枪还能和女孩子谈笑风生逛街的人。

--------------

九叔设宴当日,科林早早就驾车来到了别墅门口,带着两个弟兄一进来就瞧见了在沙发上有些坐立不安的王源。

见到科林,王源几乎是一瞬间蹦起来,跑过来就问他:“王俊凯叫我不跟着你们,怎么回事啊?”

科林一边心里暗道你小子之前不是很拽吗,怎么现在一听不和我们一块就急的那样,但嘴上还是和他解释道:“今天来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王俊凯是龙兴坐馆,那是风口浪尖上的人物,让你离我们远一点是出于你的安全考虑,你当个透明人,好好参加宴席涨涨见识就是了。”

王源鼓着一张小脸想反驳,王俊凯却正巧整理着服装从楼上下来,扫了他们一眼后道:“都准备好了那就走吧,别耽误时间了。”


王源也只好默默把话又吞回了肚子里,只是上王俊凯他们后一辆车时一脸的心不甘情不愿。

“你就是王源吧?”车后座已经有人了,王源刚一钻进去,对方就眯起眼睛打量他。

王源记得王俊凯和他叮嘱过的话,很有礼貌地点头应道:“林叔好,我是王源,王......k交代我今天跟着您。“

林叔点点头,倒没有摆出什么大架子,年纪大了脾气也随和了很多。他见王源有点局促的模样还开口安慰道:“别那么紧张,就当参加个宴会。坐馆交代了我要照顾你,我自然会让你安全来安全回去。”


王源嘴上周全地回着林叔的话,视线却不自觉地一直往开在前头的那辆车看。


“我记得那时候领着你去见王俊凯的时候,你才那么一小点。”林叔边说边伸手比划了一个大概的高度,然后感慨道:“现在你都长这么大了,坐馆也是,谁能料到他真的仿佛天生就是做龙头的料啊。”

“林......林叔,“犹豫了一下,王源还是战战兢兢地开口:”我有个问题很好奇,但不知道能不能问您。“


林叔闻言偏过头来,一副意味深长地表情盯着他道:”我大概知道你想问什么。但你为什么不直接问坐馆呢?毕竟当年我送你过去也是听龙爷的命令,我想坐馆知道的不会比我少就是。“


听林叔话里的意思,显然是不准备正面回答王源的问题了。


王源马上意识到老江湖的眼力绝不是说笑的,他还没把问题抛出来林叔就已经知道他所指何事了。尽管心里疑问再大,王源也是个识时务的人,当即转移话题,没有再提起这件事情,车上的氛围再一次轻松了许多。

“你待会跟紧我,时候到了我会让你自己一个人走走看看,不过别随便和别人搭话就是,也不要告诉别人你认识k。”下了车后,林叔一边带着王源走一边叮嘱了一番。

这样的话在昨天就已经被科林翻来覆去颠来倒去地重复了不知多少遍,王源心里记得可牢。但虽然是听得耳朵起茧,林叔说的话王源还是得乖乖地应着,表示自己会铭记在心的。


进了宴会场所那一刻起,王源觉得自己现在的表情一定和刘姥姥进大观园差不了多少。

九叔不愧是科林他们口中和胜和颇有威信的叔公,这宴席的排场着实大得惊人。一个足以容纳几百人的宽阔大厅,装潢复古但却充斥着一股土豪般王霸之气,倒挺符合一些黑老大的审美风格。

身边来来往往的人大多还是嗓门粗的混混级别的人,几个一堆聚在一块或是打牌喝酒或是插科打诨。

王源一看一个新鲜,但也敏锐地注意到从进来开始他就没看见王俊凯他们,而林叔脚步不停地往里面走,只是时不时对着朝他礼貌招呼的人略一点头,对这些三两成群的人丝毫不多加留意。

见王源好像看出了些什么,林叔也念着王俊凯的面子上耐心给王源解释了一句:“这些都是各个堂口的草鞋或四九,没什么分量,正主那都在后面。”


王源这才留意到大厅里还立着一面巨大的屏风,古色古香的雕花和这大厅融为一体,害他一直以为就不过就是装饰。看来这后面真真是别有洞天。

“好了,”林叔走到离屏风有一段距离的地方就停下脚步,对王源说道:“你跟着我也没劲,自己四处看看吧,但千万记住我说过的话。”


王源心下了然。再往里走就不是自己可以接触的世界了,林叔就是再让他回避了。

看了一眼屏风,王源忽然能清晰地感觉到王俊凯就在那里面,可能还隔着屏风看了自己一眼。

和林叔致意完后,王源就离开了。




林叔和王源分开的时候,屏风里面恰巧正在上演一出好戏。


王俊凯和科林在上座见到了九叔,刚给他老人家送上了贺礼,还没来得及多说上一句就被身后一个戏谑的声音打断了。


“九叔,几日不见,您身子骨可还硬朗?”

原本还在留意王俊凯的九叔立刻笑笑转向来人:“千玺呀,你可来晚了。”

王俊凯顿时戒备地看向了身后的方向,正对上那人别有深意的笑容,和他脸上浅浅的梨窝。

三分笑意,藏着七分杀机。

“k……他是……”科林敏锐地察觉来者气息有些不善,于是悄悄地开口想询问。


王俊凯沉默着微一颔首算作回答。

易烊千玺,长盛的新一任坐馆。

而且出乎王俊凯所料的是,易烊千玺和九叔的关系似乎远比他想象得要亲密,这两人之间明显存在着他所不知的联系。


事情似乎变得更加棘手了。

纵横江湖多年经验老道的科林也有所感觉,他暗地里开始戒备。

“k,你可以不用这么紧张的,”无言地对峙了许久,易烊千玺终于笑着打破了沉默的局面:“你也知道,进来这里每个人都是要搜身的,我身上又没有武器,你没必要这么防我。”

“是我防你,还是你防我?”王俊凯也轻轻一笑,似乎对他的冷嘲热讽不为所动:“今天我们是来给九叔捧场的,防来防去岂不是扫了他老人家的兴?”

“嗯,是这个理,龙兴坐馆真是一如既往的善解人意。”易烊千玺依旧是那一副周全的笑,脸上的梨窝仍散发着诡异地亲和力。


一种他们这种人最不需要的气质。

王俊凯皱起了眉。这个易烊千玺比他所想地更难以对付。

他的气质举止全然不像一个黑帮的坐馆,倒更像是个知书达礼的精英。


但恰恰是这样的人,獠牙藏得越深,所以越难对付。

毕竟现今的社会环境下,黑帮也不能只会打打杀杀和做非法勾当了。


科林也皱起了眉头。


他觉得自己仿佛看到了第二个王俊凯。

评论(3)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