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麋鹿

我会穿过人潮
迎风拥抱你

《以父之名》(四)凯源/黑道

chapter.4



课间,刚从老师办公室回来的王源被韩禹城追着身后问:“怎么回事?你昨天和我说陪人溜出学校了是什么情况?”


“没什么情况。”王源耸了耸肩,轻描淡写地回答道:“就是和她恰巧碰到了,恰巧都不想听讲座,就一起溜出去了。“


“她?男的女的?”


王源从座位上抬起头,无奈地回答:“女的,女的,行了吧?”


韩禹城听了他的答案却愈发兴奋起来,仿佛嗅到鱼腥味的猫一样,眼睛一亮追问道:“谁啊?”


“路尹琪。”


“路尹琪?”韩禹城不自觉惊呼出声,被王源拍了一巴掌后才吃痛捂住了嘴巴。


“你瞎嚷嚷什么?”王源瞪了他一眼,不放心地往四处一看。还好大家闹哄哄地在做着自己的事,没人注意到他们。


王源可不想招惹什么人,昨天和路尹琪出去就是一门心思地想有个不在场证明的证人,一点多余的想法都没有,也不想有。


“哎哎,路尹琪那么漂亮,你在不满意什么啊。”


王源有些不耐地皱起好看的眉头,盯住韩禹城反问:“她长得漂亮和我有什么关系吗?”


“怎么没关系了?她不是对你有点意思吗?她长得又好,学习也好,我听说家境好像不错……“


韩禹城说的兴起,一副停不下来的样子。


王源看着他喋喋不休的样子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偏过头,却正巧对上路尹琪大大的眼睛。


路尹琪愣了一下,继而对王源甜甜一笑,脸颊染上一抹绯红。


王源敷衍地胡乱朝她笑一笑,然后马上把头低下了。


他是真的没有想招惹谁的兴趣,风云人物更不要。



------------------


“捐给福利院那笔钱已经落实了。”科林进了王俊凯的办公室,把手头的一份文件给他递了过来。


王俊凯接过后随手放到一边,也没看,只是捏了捏眉心问他:“程子那边怎么样了?”


程子是之前被科林折腾得奄奄一息然后被放走的人。


王俊凯放走他是刻意的,但不是出于什么人道主义。


科林回答他:“如你所料,他在外面假模假样地晃了几天,今天凌晨回了他老巢。”


“谁的人?”


“秦爷。”


“果然,”王俊凯嘴角勾起一抹轻蔑的笑,脚轻轻一动带着自己的转椅转了一圈面向落地窗:“他想动我想的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龙爷把位给你坐,最不服的就是秦爷。”


“那当然,”王俊凯把双手交叉抵在下巴下,神情漠然:“他跟了龙爷几十年,坐馆的位子却给了我这个教子,怎么咽得下这口气。”


龙爷是龙兴的前任坐馆,在根盘错综复杂的龙兴里是呼风唤雨高高在上,却孑然一身,身边虽从不缺女人,却没有爱情也没有婚姻,自然无后。


王俊凯是他收养的,是他的教子。


王俊凯天生淡漠的性格和因环境而培养出的早熟早慧让龙爷倾尽心力栽培他,在龙爷往生后,对于王俊凯接手龙兴许多人都早有所料。只是一些个叔伯心里始终有疙瘩。


秦爷在这其中最甚。


龙兴是个历史悠久的帮会,规矩严明,发展至今有权有势,在黑道白道均有门路,要说连根拔起几乎不可能。所以那些个叔伯即使对王俊凯有不满,也不会动念头去打几乎只手遮天的王俊凯的主意。秦爷大概是年纪大,昏了头。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科林询问。


王俊凯轻轻摆了摆手回道:“什么也不用做。”


他倒想知道,自己是多让人不服气。


“过两天九叔设宴,昨天请帖都送过来,我怕这次会有大动作。”沉默了好一会,王俊凯重新调转座椅和科林面对面,提起这个话题神情却愈发严重了。


“九叔是和胜和那边的,这次请我们?”科林有点不太妙的预感。


王俊凯知道他在想什么,算是认可地点点头:“九叔这次请了四个帮会的龙头,我怕是想借这次洛老六的事做什么文章。”


“和胜和势力最大,应该不至于和我们龙兴过不去…… 莫非这次的局是和长盛有关系?”


王俊凯紧皱眉头,没有回答是与不是。其实这个中利害,自昨天收到请帖开始王俊凯就一直在反复慎重的思考。


长盛和龙兴是四个帮会里最不对盘的,这是龙爷坐馆那时候结下的怨恨,两家明面上就几乎不往来,私底下的生意若是碰见了常常就是个你死我活的关系。而和胜和是四个帮会里风头最盛的,对于长盛和龙兴乐此不疲地交恶一直保持中立态度,这次若和胜和与长盛联手,恐怕龙兴是要闷声吃大亏了。


科林见王俊凯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知道他应该是在心里琢磨事情,所以打算静悄悄退出去给他留点思考空间。谁知他刚挪了个步子,王俊凯已经考虑完毕抬起头交代他:“咱们明天先去拜访九叔。”


“如果九叔和长盛谈好条件了,我们大不了比他长盛更豪迈点就是了。”


“可是老大,我听说长盛最近推选出来的新坐馆年纪轻轻,来头不小,咱们明天去和胜和,他会不会……”


“哪怕是个死局,这棋也得继续下。”王俊凯打断科林犹豫的话,微眯起眼睛,眼神凌厉而狠戾。




--------------------



“你在说什么?你想去九叔的局?”


眼前是眼睛亮闪闪一脸纯真的王源,科林却觉得自己仿佛是在面对一个小恶魔。


“你从哪里听到的?”这种道上的事情王源这个外围人怎么会听说?莫非......


王源很爽快地应证了科林的想法:“对啊,就是你和王俊凯说话时我听见的。你们又没有在书房门口贴’机密,请勿偷听’的纸条。”说罢还一脸的理直气壮。


科林一脸无语:“你开什么玩笑,就算我们真的贴了那张纸条该偷听你还是会偷听吧?”


王源耸耸肩:“那倒是。”


“不行,”科林严肃地拒绝了他:“这事绝对不行,老大要知道了,不是剁你就是剁我。”而且后者的可能性明显更大。


科林倒不是怕王俊凯怪罪惩罚,洪门有洪门规矩,哪个帮会都得照着来,做错事就得按帮规处理,在江湖上走惯了科林甚至都将生死置身度外了。他是怕王源要是跟着去了会有什么危险。毕竟他很早就跟在王俊凯身边了,也算是看着王源长大的,王源严格上虽不是龙兴的,但他早就把王源当成自家人了。


科林是个粗人,关心人这些矫情话他都说不出口,王源怎么会知道他的用苦良心,只是扁扁嘴一脸不悦:“那别让他知道不就是了。”


虽然他知道江湖上这些饭局表面是吃喝玩乐实则暗波汹涌,但他觉得自己低调点应该不至于惹祸上身。


他跟了王俊凯这么久了,却从来没有了解过王俊凯的生活。


他是真的太想太想知道王俊凯到底置身于一个怎么样的世界之中。


科林无可奈何地盯住王源,知道王源到底是从小到大被王俊凯护得太好了,根本不知道这世界有多黑。


“我要告诉你,江湖可不是电视上演的那么简单,什么一群人拿着大砍刀叫叫嚷嚷的,事实上这里面水很深。明枪不怕,就怕背地里的暗箭。”想了想,科林还是继续语重心长地劝着王源,希望他快点放弃这个荒唐的想法。


王源却好像是铁了心想去,倔着性子辩解道:“我当然知道啊!但是道上没人知道我是谁,也没人屑于给我明枪暗箭吧?”


好像很有道理。科林完全敌不过牙尖嘴利的王源,只能板起脸采取强硬措施:“不行就是不行,你给我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我是王俊凯家的,他做这个我怎么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王源跟着嚷嚷。他真心不愿意自己安稳的生活是王俊凯用冲锋陷阵换来的,如果王俊凯一定要,他宁愿和他一起面对。


一个黑帮里长大的孩子,怎么干干净净一尘不染地活下去?


评论(1)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