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麋鹿

我会穿过人潮
迎风拥抱你

《以父之名》(三)凯源/黑帮

第一章戳这





chapter.3[Athena]





礼堂里拥挤着全校各个年级的学生,因为太过拥挤,不少人都在叽叽喳喳地抱怨。



教导主任在礼堂小舞台的讲桌前大声地呵斥众人保持安静尽快找到自己班级的位置坐下,只不过他的怒吼很明显收效甚微。



“我觉得他好像要吃人。”在被人流挤着推着前进的空隙,韩禹城还能凑近王源的耳侧吐槽一句。



王源偏过头回了他一个(我也同意)意味的微笑,只不过没有进一步搭腔。



因为他的心里还在想着另外的事情。



前一天和王俊凯闹得不愉快的事情让他心里始终有个疙瘩,但是又别别扭扭地不知道怎么和王俊凯解释。两人但凡有矛盾,主动先示好的一定又是王源。



真糟心。王源看着台上来来往往布置场地的工作人员,心里一片郁结。



还不知道王俊凯忽然想开讲座是因为什么原因,肯定不是他说的那么简单。



等到全体学生落座完后,时间已经过去了二十几分钟了。



主任在台前做惯例的事前演讲,王源没有心思听,眼睛一个劲儿地往幕布后面瞧。虽然他明知根本就不可能看得见他想捕捉的那个身影。



韩禹城见他的动作也傻愣愣地伸长脖子跟着一起看。



就在这时,王源很清楚地感觉到兜里手机传来的震动。



果然有事。



王源不动声色地看了韩禹城一眼,伸出手极轻的拍了一下对方的肩,说道:“我去上个厕所,你帮我应付下老师。”



韩禹城比了个ok的手势答道:“你快去,这有我呢。”



王源按了一下他的肩膀,猫着腰从过道里迅速穿过,然后从后门溜出了礼堂。



背后主任的大嗓门还从宽阔的礼堂里传出来。王源转了个弯溜进了隔壁第二教学楼,躲到了一楼的楼梯角落才掏出手机。



‘后操场,双杠旁的榕树。’



王源叹了口气。他就料到王俊凯所谓回母校开讲座一定不是什么好事情。他哪有那个闲情逸致给一帮乳臭未干的小屁孩做长篇大论的演讲啊。



收回手机,王源一边谨慎地四处观察,一边往短信上的地点那里找过去。



当他在榕树底下拾起那个背包后并把它打开后,他几乎整个人都被定在了原地。



里面居然藏了一把枪?!



天杀的王俊凯,胆儿也太肥了吧?!哪怕这是学校也不是什么安全放心藏这种东西的地方啊?!



王源一边把大概正在人模狗样做演讲的王俊凯在心里骂了千遍万遍,一边小心翼翼地背起了包。



然后他听见身后传来一声疑惑地询问:“王源?”



那一瞬间王源感觉全身的毛孔都张开了,他几乎吓出了一身冷汗。



刚刚没有防备,打开书包的动作太干脆了,也不知道枪有没有被身后人看到。



“啊,嗨。”他转过身故作镇定地朝那个发出声音的女孩子看去,发现是和自己同班的路尹琪——他记得这个姑娘似乎喜欢他。



果不其然,路尹琪意料之中的微微红了脸颊,半是欣喜半是疑惑地问他:“你怎么会在这?”



“太无聊了,出来透口气。”觉得对方应该没有察觉到刚刚的事,王源强迫自己挂上一个可甜可暖的微笑,然后伸手示意了一下礼堂的方向。他希望这个小姑娘能尽快放过他。



可是恋爱中的女孩子心思是很简单的,她们一定不会错过任何难得的机会。路尹琪听了王源的回答后很激动地说道:“我也觉得很无聊。要不——咱们溜出学校?反正这也是最后两节课了。”



王源几不可查地轻皱了一下眉头,但很快他却忽然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



他回答道:“好啊。”



也不知道王俊凯又做了些什么事要来学校藏枪,但既然这个姑娘这么乐意做自己不在场证明的证人,何乐而不为呢?



“我请你去吃甜品吧,尹琪。”




=============




王俊凯结束完演讲,在热闹的掌声和欢呼声中下了舞台后遍立刻查看了自己的手机。



一条来自王源的短信:乐斯公馆,快来请吃饭。



他半勾嘴角完成了半个笑,正巧看见校长笑容可掬地来和他打招呼。



“辛苦辛苦啊,麻烦你一个老总抽出宝贵的时间来开讲座,我看反响很不错啊。”



王俊凯脸上带着公式化的笑容,十分客套地回话:“哪里哪里,能回母校做演讲是我的荣幸。”



“呵呵呵,王总真是客气了,如果没事的话,不如一起吃个饭?”



“不了,”王俊凯依旧带着客套的微笑婉拒了校长的邀请,用词得体又疏离:“我今晚有个重要的会议要出席,改日一定要与校长好好吃一顿饭。”



‘改日’恐怕是世界上最遥不可及的时间了。



乐斯公馆是一家高级法式餐厅,装潢很有欧式复古的味道,光源只来自于四周墙壁的壁灯和每张桌子上的两盏蜡烛,颇有暧昧神秘的氛围。



很适合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这是王源第一次来的时候给的评价。



王俊凯在服务生的带领下往里走,一下子就看见了那个一脸慵懒神色歪着头摆弄着一盏蜡烛的身影。



“怎么想来这吃?”王俊凯在王源对面落座。



王源懒懒地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然后把注意力又重新放回面前的蜡烛上:“没事,就想坑你,几千几千的坑你。”



“你能吃几千的东西。”王俊凯不为所动,语气平淡地把餐牌往王源这边推了过来。



王源随手翻了几页,速度快的估计连图片都没看清就合上了,然后很果断道:“要最贵的,还要最好的红酒,年份太新的不要。”



王俊凯没有反对的意思,面不改色地把餐牌递给身边恭敬等着的服务生后道:“照他说的办。”



服务生接过餐牌很快地看了王源一眼,鞠了躬后离开了。



王源一边漫不经心地揪了一片桌上花瓶里的玫瑰花瓣,一边示意了一下服务员离去的方向道:“他刚刚是不是在心里想,我是被你包养的。”



王俊凯淡淡的看他一眼,没什么情绪地回答道:“别乱开玩笑。”



“谁和你开玩笑。”王源在昏暗的灯光下翻了个明显的白眼:“我吃你穿你的住你的靠你的钱上学,可不是包养吗?”



王俊凯用双手交叉托着下巴没有搭腔,只是转移了话题道:“东西呢?”



王源发出扫兴的’嘁’一声,然后把脚边的包朝王俊凯踢了过去,半点没有注意包里东西的自觉。



王俊凯无奈地瞪他一眼,捡起背包检查完后放到了旁边的空椅上。



好在他知道王源一贯不会追问他,自然也不会问要他帮忙藏枪是为了什么。



两人在这方面总保持着这种诡异的默契。



“没有被发现吧?”他不放心地问了一句。



“啊,没有,”王源挠了挠头伸了个懒腰:“为了它我可是出卖色相陪吃甜品陪逛街了。”



“你背着一把枪去逛街?”王俊凯皱起了眉,神情很复杂。



“是呗,不然我上个厕所那么久,怎么开脱?万一你这勾当被人发现了,我也玩完。”王源靠在椅背上一摊手回答:“要知道,逃课泡妞可比藏枪好很多。”



王俊凯微微眯起眼。他觉得自己曾经似乎是太小瞧王源了。



王源确实比他想象的要优秀,在这方面,他确实证明了他是谁的儿子。



不过不知道王源自己知不知道就是了。



“你又在想什么?”王俊凯纷繁的思绪被打断,他看向皱着眉头的王源时才发觉自己竟然难得的注意力分散了。



“我告诉你,你最好不要在吃到一半的时候忽然走掉。”王源威胁性地冲他挥挥拳头,但他的警告听上去却更像埋怨一点。



王俊凯没有答话,就是没肯定也没否定,只是无声地看了王源一眼。



王源盯了他半晌,确认他是真的不想辩解没想答应任何事情后无奈了。他重新靠回椅背上对王俊凯举起双手表示:“你赢了,我投降。”



服务员开始上菜。可待王源看清盘里的东西后却瞬间有点黑脸。他指着盘子皱着眉看向服务员,语气不太友好地发问:“这是什么?”



服务员微微鞠躬,非常有礼貌地回复:“蜗牛,法式焗蜗牛,先生。”



先生你个鬼啊!



王源黑着脸说了声:“下去。”接着一脸不耐烦地盯住面前的盘子。



王俊凯看着他复杂的神色和眉眼间明显的嫌弃,忽然有了逗他的兴致。于是他不紧不慢地补刀一句:“你不是想吃吗?快吃吧。”



王源紧皱眉头小脸一抬气势汹汹地朝他瞪过来:“我吃!吃不穷你!“



王俊凯托着左腮看着对面的王源鼓着一张脸粗暴地吃着面前的食物,好像多大仇似的,看着看着就不由得笑了起来。



评论(2)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