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麋鹿

我会穿过人潮
迎风拥抱你

《以父之名》(二)凯源/黑道

chapter.2[Hades]



第一章戳我



“前日在我市龙山路上发生的汽车爆炸案系以结案,经过警方调查发现,死者体内酒精含量达……”



门廊处传来了些轻微的声响。王源手握遥控器关了电视,就着蹲在沙发上的姿势看着那个身影走进客厅。



“韩禹城回去了?”



“嗯,”王源点点头,看着那人走近便冷不丁直起身子从沙发上一跃而下,被人险险地半抱住才止住向前的惯性。



“你别总这么玩。”那人几乎在稳住他的下一秒就撤回了手,皱着眉头训了一句。



王源听了一脸的悻悻然



“王俊凯。”



“嗯?”



“你能别这么没劲吗?”



王源重新坐回座位上,坦然地对上王俊凯投来的意味不明的眼神。



“你应该知道这不好玩。”王俊凯在他身边坐下,随手拿起面前茶几上的苹果,在手里抛了几下就准备吃。



王源没有给他这个干净利落吃苹果的机会,他几乎是劈手夺过,惹来王俊凯不满的眼神。



“你干嘛?”王俊凯看着自己空空的手不由得觉得自己是否对王源太过放任了:“我有没有说过你做什么事都好,适可而止。”



王源因他的话一瞬怔愣住,而后忽然从鼻腔里哼出了一个略有些轻蔑的音节,脸上的表情也开始不太明媚:“你也给我适可而止吧,我只不过想提醒你这苹果放了太久怕坏了,你能不能别把你的职,业,习,惯带回来?”



他几乎是咬着牙强调了那四个字。



王俊凯自知理亏,却只张了张口不知道怎么解释。



王源从小就比同龄人心思细腻,这与他生长的环境有关。但偏偏王俊凯却极不善于和别人和谐融洽的相处。



所以只要王源也冷下来,两人的关系就会有些剑拔弩张。



果然,王源冷着一张脸把手里的苹果拋回了果盘里,接着一言不发头也不回地往楼梯走去。



王俊凯被迫无奈地在王源一只脚迈上去之前喊住了他。



“抱歉,我也没想和你起争执的,”说出前两个字时他多少还是有些不适,但还是继续说了下去:“我是有事想和你说。”



王源“嗯”地应了一声,脚步很给面子地停了下来。



“校长明天请我回学校做个讲座,”王俊凯顿了顿,目光牢牢锁住楼梯前那个身影,见他没什么反应才继续道:“大概是最后两节课,然后我们可以一块吃顿饭。”



王源把视线转了过来,极认真地重复了一遍王俊凯说的话:“吃顿饭?”



王俊凯点头给予肯定。



“哈,”王源却忽然笑了:“我们多久没在外面吃过饭了?不是在外要装做陌生人吗?你不怕我被你的仇人一个枪子儿给毙了?”



“王源!”王俊凯因为他的最后一句话而控制不住地大吼出声:“你能不能别这样?”



两个人一起沉默下来。



最终王源小声地道了一句对不起,而后迅速上楼了。



他其实没想这么故意气王俊凯的。明明从前不是这样的,可不知道为什么,他越来越反感王俊凯的晚归,越来越神经质于王俊凯的言行举止,越来越敏感于王俊凯对自己的态度。



明明他知道王俊凯有着什么样的身份,也清楚两人一直以来必须保持着微妙的距离。



王俊凯希望王源对外的身份是保持绝对干净的,所以他们必须保持着这样的距离。



但王源觉得自己随着年龄的增长,已经越发无法接受王俊凯的身份和行为了。



特别是看到他满身是伤的被科林带回来时——他的枪伤还不能去医院处理。



科林,这个从王俊凯十岁起便忠心耿耿跟在他身边的人,在第一次送受伤的王俊凯回家时便告诫过当时吓得几乎失语的王源:“你要学会接受这一切,”



“因为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如果你接受不了,不如再退一步,对彼此都好。”



王俊凯希望王源保持干净,却不想这只会让他们的关系越来越远。



王源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很久了,王俊凯却还盯着那处出神。



他一定不想成为他这样的人。



城市光鲜亮丽的地下藏匿的是最深不可测的黑暗,这一切一切构成一个庞大又险恶的黑暗帝国,置身其中终一生都是行走于刀尖的生活,哪怕他王俊凯凭着龙兴的势力呼风唤雨,却也把自己置于腹背受敌的危险境界之中。


他实在不愿王源淌进这乌黑的泥沼之中。




----------------------




“再给你一次机会,到底是谁做的?”科林把地上奄奄一息的人的头拽起来,拽到自己面前厉声又问了一次



那人满嘴的血,说话的声音发着颤:“我…我干的。”说完几个字又开始剧烈咳嗽。



“谁指使的?”



“不能说…”



“靠!”科林啐了一口,把他的头狠狠往地上磕了一下,本就已血肉模糊的额头又添了新血:“怎么这么不长记性?我说没说过再嘴硬剁完你十根手指头?”



那人哆嗦着咬住嘴唇,闭了眼睛微偏头,但不断颤抖的眼皮却暴露了他极度紧张的情绪。



“刀!”科林言简意赅地命令,手往后一伸,立刻就有人往他手里递了一把刀。



他把刀刃贴近那人的右手食指,若有似无地划拉几下,声音压低了道:“怎么样?你想先放弃哪根手指?”



“饶命……”有两行泪从那人闭紧的眼睛流下。



“饶命?又没要你命,切你手指而已。”仿佛这是件小事情而已,科林语带笑意地开口,手上的刀渐渐举起。



“停手。”



不远处一个翘着二郎腿稳坐不动的人忽然出声阻止:“放他走。”



“什么?”科林卸了力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k你在开玩笑?这家伙杀了洛老六嫁祸我们龙兴,那狗屁玩意和那么多帮会有关系,现在道上都盯着我们呢,咱们起码把他后面那个抓出来啊。”



“别管,放走。”椅子上的人挥挥手,仿佛耳边有只恼人的苍蝇:“没时间管他,我还有事情要做。”



科林低头看了那人一眼,蹙着眉不动作。



王俊凯不耐烦了。他放下二郎腿从椅子上起身斥道:“你别浪费我时间。”



科林暗骂了一声,恶狠狠地把人丢回地上,补了一脚后才转身对身后人命令道:“弄走!”



立刻有两人上前架起地上那一摊烂泥似的人。



“走吧,”王俊凯看着那三个身影从后出口出去,然后整了整自己身上笔挺的西装,迈着大步离开了这个光线昏暗的房间。



科林不甘心地看了后出口一眼,最终也只能无奈地转过身,低着头快速地跟上了王俊凯。


王俊凯做事经常让他摸不着头脑。但他是个粗人,自知打算盘的本事比不过眼前行事不羁的老大。再者,洪门讲洪门规矩,坐馆决定的事情,下面的人哪有反对的道理,哪怕王俊凯刚刚让他给那个家伙道歉,他恐怕也只能咬着牙照办。



“还在想什么?”好整以暇的王俊凯已经等在了车前,表情有些不耐地盯着走路有点迟缓的科林,催促道:“赶紧过来开车,迟到了。”



科林匆忙地应了一声快步过去,再没想这件事。

评论(2)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