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麋鹿

我会穿过人潮
迎风拥抱你

《以父之名》(一)凯源 /黑道

《以父之名》




序‘


利刃堪堪划过皮肤,暗色的红无声蜿蜒。那在空寂的夜幕下悲鸣的,究竟是恐惧,还是爱情。


In the name of God



++++++++++++++++++++++++++




chapter.1[Hecate]



初见,在一个令人难忘的,狂风暴雨的深夜。



有些空荡的房间,四周流转的都是静谧压抑的空气。玻璃窗外是猎猎狂风,嘶哑的风声好像是幽暗的黑夜中悄悄蛰伏的一只危险的野兽



这样的氛围对一个尚且年幼的孩子来说太过苛刻了。



六岁的王源面对着这全然陌生的环境,不安地缩着脖子,而后终于被一声能撼动天地的响雷惊得放开嗓子嚎啕大哭



一路带他过来的是一个脸带着长条刀疤的壮实男子,可他面对着身侧张着嘴自顾自哭泣的小孩也是完全束手无策,匆匆把他交给面前那个一语不发的少年后只简单交代了一句话就匆匆离开了这个黑暗的房间,好像下一秒黑暗中会有什么扑出来掐断人咽喉的怪兽



王源哭的急,耸着小小的肩膀一抽一抽的,一咳嗽还从鼻子里冲出了一个透明的鼻涕泡



【是不是太傻了!】长大后的王源一定会这么想



可那时他毕竟还小,被全世界遗弃的感觉一定是绝望和无助



然后他忽然被人用纸巾很粗暴地糊了一脸。



他哭的很认真,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惊到后还是没有止住哭泣的意思,只是开始变为可怜的抽噎



面前有人拿着纸巾很不温柔地在给他擦着泪水,先是掐掉小鼻涕泡,然后是揉吧揉吧抹遍全脸



就像是把王源粉嫩的脸蛋当成桌子擦



擦完后,对方把纸巾一丢。一双眼神有些凌厉的桃眼就这么直直地望了过来



王源抽噎着,怯生生地抬起头与他对视



对方看上去也是个小孩,可那不可一世的模样却好像是比王源多活了几百年一样。他伸手一指王源的鼻尖,开口说话时,明明是童音却透着冷漠和疏离



“我就告诉你三句话,”



“一,不许叫我哥哥。”



“二,不许到处跑给我惹麻烦。”



“三,以后,绝对,不许哭。”



单单是加重音强调了最后那一条



一个十一岁的孩童如此一本正经地说话本该惹人发笑,可面前这个面容清冷的少年却是那样莫名的有威严



以至于王源连续不断的抽噎也慢慢地止住了。只是那双哭的微红的大眼里还带着闪烁不定的惊慌



手里忽然被塞了什么,王源愣愣地低头一看,手心里躺着的,却是根草莓味的棒棒糖



面前的人见他好一会也没动作,不耐烦地“啧”一声,抢回去三两下剥了糖纸,又粗暴地塞回来,这次的目标,是那人微张的小嘴



王源含着糖,看他对自己招手,简洁道:“跟我来。”



他愣愣地随着面前的小少年穿过了空荡的客厅,再转入长廊左端的一个房间



少年抬手按下墙上的开关,“啪”一声轻响后,屋顶中央的灯投下暖暖的光线,似有股温情突然扑面而来,给了王源一个大大的拥抱



房间不算很大,可却布置得很温馨,大大的床铺着淡绿色的床单和被罩,枕头旁还静静躺着一只邦尼兔,床尾是一张书桌,旁边的立式书柜上已经排列好了整整齐齐的书本



小少年微微侧头,看着还未到他肩膀处的小孩仰着头微张着小嘴一脸惊讶的模样,便好心拿下了那颗即将快要掉下来的棒棒糖,只是依旧没什么表情的开口道:“我叫王俊凯,以后你就得跟着我了。这里,就是你的家。”



王源乖巧地点一点头,王俊凯又重新把糖塞回了他的小嘴里



于是他们初见忽然有了草莓糖的香甜



两条人生轨迹,在这里重合





-----------[时间分割线]-----------




【轰】一声惊天动地的声响,伴随着此起彼伏的汽车报警声乱成一片。



韩警官一脸头疼地从警车上走下来,看着乱作一团的现场无奈地冲身后挥一挥手:“拉警戒线,赶紧赶紧,伤者呢,送医院没?”



立刻有人从后面跟上来汇报情况:“头儿,是那辆黑色桑塔纳轿车忽然爆炸引发周围两辆车起火,桑塔纳的司机应该是当场死亡,其余没有人受伤。”



“是意外吗?”韩警官边听边靠近了那辆车



“不知道是不是意外……但死的是洛老六。”



韩警官的脚步顿住,皱起眉头确认道:“洛老六?瘸腿的洛老六?”



此人是h城最臭名昭著的恶棍,走私贩毒什么都干,偏偏又阴狠,狡猾得像只抓不住的泥鳅,警方根本没办法逮捕他本人,每每出事,被推出来的都是些可怜的替罪羊。



没想到这阴毒狠辣的洛老六,等不到正义的审判,先遭天谴了。



至少警方方面排除了谋杀的可能,认为这是一次事故。酒醉的洛老六开车撞到路边的石墩,不巧油箱漏油引发爆炸。



外界对调查结果都没有异议,认为恶人自有天收。只有韩警官一个人认为这起事件不简单。



“因为分赃不明引来杀身之祸也不是什么稀奇事,他们这些人很乱的。”



“头儿,你是不是有怀疑对象了?”



“洛老六不是一直在帮他干活吗?如果说洛老六是泥鳅,那他就是一条蛇。”



“他?头儿,你是说…K?…”



“嗯。”



“头儿,我知道你盯着这个K很久了,且不说k是龙兴的咱们不能做主,就是到现在我们都没有一个确切怀疑的人啊,哪怕这人真的杀了洛老六,咱们也不知道是谁啊?”



“怕什么龙兴的,之前就是放任自流现在他们捅的篓子越来越大。我有个猜想,不然也不会喊你出来,咱们就在这盯着。”



话毕,韩警官在一处独栋别墅的大门口停下了脚步。



下属一脸震惊:“这……这是”



“洛老六的行踪在这周围出现过好几次,我怀疑这里是k 的窝点。”说着他拍拍年轻的下属的肩,用眼神示意了一个方向:“走,去那待着。”



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天色一点点沉下来,整条路的路灯被点亮,陆陆续续有许多归家的车子驶过了他们藏身的草丛。



他们的视野里忽然出现了两个身影。



“王源,今天老邓是不是心情不好,我看了一眼数学题,他额外加进去的题我一道都看不懂!”一个深栗发色的男生边走边挥着胳膊和他旁边的少年抱怨,手舞足蹈的样子处处透着一个普通高中生的旺盛活力。



他旁边的男生眉眼极清秀,一双明亮的眸子里满是笑意。他捶了栗色头发的男生一拳,取笑道:“韩禹城,这世上还有你觉得简单的数学题的话,那才真是见鬼了。”



“靠,王源,你会不会说话?”



“略略略,我说实话你还不高兴了?那把你卷子掏出来,你周测拿了几分?”



韩禹城闻言立刻把书包护在自己胸前:“别,你少提周测。”



“哟,”王源看着他有点窘迫的表情更想捉弄他了,上前一步就要去抢他书包:“别害羞呀!”



韩禹城急忙抱着书包往后躲,这一躲差点被一辆驶过来的车给撞到。王源见势不妙伸手要去拉他,却有人抢先一步拉着韩禹城堪堪躲过了驶来的车子。



“你没事吧?”王源吓了一跳,立刻过去拉住韩禹城的胳膊上下查看起他的状况。



“没事没事,”韩禹城心大地摆了摆手,一抬头想和救自己的人道谢,却在下一秒定在了原地。



“……爸……”他忽然怯生生地喊了一句。



王源疑惑地顺着目光看过去,却觉得这人的神情很复杂,看着韩禹城又却多看了他两眼,仿佛王源多不该出现在这里一样。



“你在这干嘛?”韩警官收回了看王源的视线,板着脸去看自己差点就出了车祸的儿子,心跳却还因为刚刚的惊险而没平静下来。



“我来我同学家复习,”韩禹城看上去有些畏惧他爸爸,眼睛好像不太敢直视他:“这是王源,他数学很好。”



王源随着他的介绍轻轻对韩警官鞠了一躬道:“韩叔叔好,我叫王源。”



“王源……”韩警官的眼神又落回王源身上,重复了一遍他的名字,仿佛在进行什么确认。然后他偏头去看了一眼目标别墅,问:“这是你家?”



“嗯,”王源点了点头,继而一脸疑惑地询问:“怎么了叔叔?”



“没事。你和爸爸妈妈住?”韩警官假装随意地对王源提问。



没想到韩禹城先一步抢过话头:“王源爸妈在国外,偶尔会和他打电话。他和他哥哥住一起。”



“哥哥?”韩警官微微眯起眼睛。



“他哥是王俊凯,从我们学校毕业的。成绩超级好,每次我来王源家他都会帮忙讲功课。”韩禹城似乎越说越兴奋。他心底里是很崇拜王俊凯的,他想成为那么优秀的人。



韩警官随着韩禹城的话叹了一口气:“你来过很多次了?”



“当然!王源是我最好的朋友!”韩禹城神色欣喜地说完,却忽然低落下去:“……对了……你那么忙,都没听过我学校的事。”



韩警官一愣,有点无法回应。



确实,他工作太忙,从来鲜少过问韩禹城的学习生活,更别提谁是他最好的朋友了。



“那……你们进去吧,爸爸还要工作。”心里愧疚,但他却不善于表达,说完这句话后也只能别扭地补充一句:“早点回家,别让妈妈担心。”然后转过身离开了别墅大门。



王源看着韩警官上了一辆很不起眼的小车,这才回头来看神情低落的韩禹城,用胳膊肘捅捅他问道:“没事吧?”



韩禹城摇摇头:“没事,我都习惯了。我爸一直都这样。”



王源点点头,一边拿钥匙开锁一边随意问了句:“你爸很忙?”



“是啊,”韩禹城跟着王源进了屋,三两下蹬了鞋子道:“他是警察。”



“哦~”王源笑了笑,从鞋柜里拿出一双拖鞋丢给他:“你爸爸是警察呀。”



真有意思。



评论(7)

热度(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