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麋鹿

我会穿过人潮
迎风拥抱你

后来【十八】凯源现实向

49.

王俊凯的生日会依旧热闹而隆重

他自己精心策划了好多节目,不但自编了两支舞蹈,还把他接下来打算出的solo单曲也拿出来首唱了,甚至于,连我和千玺给他庆生的节目他都打算来插一脚,不过当然被我俩愤怒地拒绝了

如此认真准备的生日会自然让粉丝们激动不已,我在台前台后听见他们的欢呼声响彻整个体育馆上空,不由得感叹王俊凯当真是无敌的撩妹狂魔

结束的时候,我们仨一齐站上了舞台。王俊凯依旧居中,笑颜灿烂,头上戴着顶被我和千玺硬扣上的王冠,金灿灿的,还在四面镶着有点恶俗的“红宝石”。市场价无法估量,因为是我和千玺用硬纸板和塑料宝石做的

造型师今天还额外给他加了条黑色长斗篷,四边带着黑色的绒毛,还有脖子处竖起的立领,唇红齿白还有虎牙的王俊凯咋一看还有点像俊美的吸血鬼

我侧过头看他,见他眼睛亮亮的看着台下的粉丝们,眼神认真而专注的在讲着话,另一只手握着柄由于小黄哥他们的恶趣味而后加上的银色权杖

王俊凯把话筒给我递过来示意我说点什么的时候,我下意识地和大家开了个玩笑:“你们的王子又老了,他现在已经从年轻貌美的王子成了老皇帝啦!”

台下哄笑起来,千玺绕过王俊凯给我递来一个“你死定了”的眼神。王俊凯也忍俊不禁地露出两颗虎牙,拿他手上的权杖来捣我,然后故作凶恶状地对我说:“王源儿你是不是想念我的麻袋了。”

我对着他笑,用重庆话说了一句:“你嘿烦!”

台下好像又炸开了

他说了句:“回去找你算账。”就转开了头,可我看见他上扬的嘴角,脸上仍是笑着的

他在我左侧,舞台的镁光灯从头顶上遥遥洒下来,把他笼在光里。他在笑,在说话,在对着粉丝挥手。那顶傻里傻气的王冠,他戴着却还是好看,眉目间都是英气逼人

我没说错,无论如何,王俊凯都已成王。他是他自己的王,是粉丝们的王

也是我心目中的王

我听见他说:“谢谢台下所有爱我的人,我也深爱你们。谢谢王源和千玺,没有你们,也没有今天的我。”

我恍惚想起了他说过的

“感谢王源让我领悟到生命的真谛。”

我悄悄抬手,侧目看着他,抚了抚我的心口

感谢你驻进我的世界,也感谢你一直在离我心脏最近的地方

感谢你,从十三岁到十九岁的王俊凯

今后也请多多指教了

50.

刚回到公司的时候我们几个就被从黑暗中冲出来的师弟们喷了一头一脸的彩带。有几个推着蛋糕车缓缓过来,驻足在王俊凯面前后齐声喊道:“王俊凯师兄生日快乐!祝你越来越帅!!”

我“噗嗤”一声不小心笑了场,然后在众人幽怨的眼神中捧着肚子自顾自笑的前仰后合

“大源,你也太毁气氛了吧?”曾经的练习生老大刘志宏在人堆里哀怨地瞪了我一眼

我哈哈哈地笑了好一会儿才停下来,搭着王俊凯的肩膀给自己借力站好

“你怎么想的?就让他们把我们堵在这电梯口吃蛋糕?你让王俊凯在电梯门前许愿不觉得场面有点尴尬吗?”

千玺过来挠了我一下:“就你丫话多!”

王俊凯无奈地看了我一眼,对着千姿百态在委屈的师弟们说:“没事,别理他,就在这分蛋糕吧。”

我也跟着摆摆手附和:“对,别理我别理我,继续继续。”

众人无语了一会儿,才开始催促着王俊凯许愿,切蛋糕,分蛋糕

我站到人群外围看他们闹,时不时低下头来看看时间

我得赶在十二点前把我的礼物给王俊凯啊

“王源儿!你不吃蛋糕吗?”王俊凯在人堆里喊我

大家都转过头来看我,我摇头:“吃不下,你赶快切完过来。”

众人听罢互相望几眼,然后一起“哦~”了一声

哦什么哦,吃蛋糕都堵不上你们的嘴!

王俊凯给他们分完蛋糕后倒是很利索地过来了,我把他带到了一间空着的练习室,左右确认无人尾随后带上了门

他全程安静地跟着我,罕见的没有说什么,我以为他会在我关门的时候咋呼着问句:“你要对我做什么?”结果他还是没作声

他越不说话我越觉得有点心虚。本来嘛,在王俊凯面前弹吉他和班门弄斧有什么区别?

我走到墙边拿起吉他时终于如愿以偿地看到了王俊凯露出惊讶的神色。我得意洋洋地抬起下巴示意了一下角落处的沙发:“坐!”

王俊凯微张着嘴好像还没回神,但是却乖乖地去了沙发那边

我拨了拨弦,清清嗓子说道:“先说好啊,你可不许嘲笑我。”

他点点头:“嗯,不嫌弃。”

登过那么多次台,唱过那么多首歌,可是现在,我分明感觉到我的手心在出汗

【夜 黑夜 寂寞的夜里

气 生气 对自己生气

软弱的电话 又打 给你

想 听你 那边的空气

有 什麽 精采的话题

你还是温柔 给我 婉转 的距离】

王俊凯好像很快进入了状态,眼睛专注地盯着我看,我怕心里擂鼓似的响让我唱错词,只能埋头牢牢看着琴弦

【我的声音在笑 泪在飙 电话那头的你可知道

世界若是 那麽大 为何我要忘你 无处逃

我的声音在笑 泪在飙 电话那头的你可知道

世界若是 那麽小 为何我的真心 你听不到】

我希望他听懂,又在心里祈祷他千万不要听懂

可他的表情让我看不出半点端倪

【会 很会 伪装我自己

你 不该 背我的秘密

沉重都给我  微笑给你

奔 狂奔 空旷的感情

走 暴走 暴走的伤心

透明的叹息 最后 还是 我的秘密】

我想他过得自在些,那还是听不懂得好吧

【我的声音在笑 泪在飙 电话那头的你可知道

世界若是 那麽大 为何我要忘你 无处逃

我的声音在笑 泪在飙 电话那头的你可知道

世界若是 那麽小 为何我的真心 你听不到

你听不到 你听不到 ......】

我一抬头,冷不丁看见他的笑容,顿时手一抖错了一个音

我……

我硬着头皮装作若无其事地继续弹下去。

【听不到听不到我的执着 扑通扑通一直在跳

直到你有一天能够明了 我做得到 我做得到

我的声音在笑 泪在飙 电话那头的你可知道

世界若是 那麽大 为何我要忘你 无处逃

我的声音在笑 泪在飙 电话那头的你可知道

世界若是 那麽小 为何我的真心 你听不到】

一曲终了,我松了口气,疲惫地仿佛刚结束完一场大考

我捋了把留海,听见王俊凯【啪啪啪】鼓了几下掌

我对着他鞠了一躬:“谢谢谢谢。”

他站起身,笑了笑:“挺好的。”

我一听来劲了,胸一挺毫不客气地接受了褒奖:“当然了,我是谁?我是王源啊!”

他慢慢走近前,一双桃花眼微微弯起,眼底是纯粹的笑意。他对我说:“王源儿,谢谢你。”

我笑了笑,对着他展开双臂,走上前以一个哥俩好的姿势抱住他,拍拍他的后背,非常真挚地祝福他:“生日快乐,一定要天天开心。”

我觉得所谓的长命百岁越长越高事业有成都不是最好的。我只想看见一个天天开心的王俊凯

他在我耳边低低“嗯”一声。我松开他,却看见他在笑,表情有点意味深长

他猝不及防地发问:“怎么忽然唱五月天的歌?”

明明知道这不是重点

我被这问话噎住,却愣是硬着头皮解释一句:“好唱,好听!”

他的表情明显在憋笑:“那为什么弹吉他?”

我瞪了他一眼,再面无表情地抬头去看天花板:“好玩!”

“那……”

我抢在他说完话前面打断他:“好了好了咱们快点出去吧!哎呦这房间好闷!我得和小黄哥说一下,看看这空调是不是坏了!”边说着我边果断地调头往外走

“哎!”王俊凯用带着笑的语调喊我,追过来拉着我的胳膊顺着我往外走:“你跑啥啊?我是寿星你总得介绍介绍这礼物的内容吧?”

我朝他“呸”一声推开门,正巧撞见了在走廊里东张西望的丁程鑫。见到我们两个,丁程鑫清秀的脸庞上顿时漾起灿烂的笑。他小跑过来,拉住我的右手说:“王源师兄,小黄哥说今晚大家可以留在宿舍休息,而且……”他顿了顿,原本白皙的小脸有点红扑扑的:“任姐姐说,今天王俊凯师兄二十岁了,允许我们喝酒!”

虽然我有点不大明白王俊凯二十岁和我们能不能喝酒究竟有什么关系,不过平时严苛惯了的任姐居然破天荒地准许我们留在公司喝酒,那确实是难得的好事

我侧头看了王俊凯一眼,他咧着嘴笑,一伸手勾过了我的脖子,冲着丁程鑫一挥手招呼道:“走!嗨去!”

然后众人真如他所言,全都嗨了

不知道每个人究竟喝了多少酒下肚,只知道零食啤酒配的很,也只知道笑声歌声让整个屋子热热闹闹的。不知道到了几点,刘志宏忽然在一边抱着罗庭信的脖子哭时,我已经有点睁不开眼了

头很沉,眼皮也很重,我感觉自己不倒翁似的左右晃了两下,然后突然栽到了地板上

我目光所及只能看见好多好多只脚,然而我并不想爬起来,脸贴着底下有冰凉凉的触感,好像很舒服……好想睡……

忽然有什么力道过来扯我的手。我不满地嘀咕了一句别闹,还没来得及打开拉着我的手,我的脸就已经和那片清凉分离了

我感觉自己非常不开心,视线里却撞进来王俊凯的脸。他拍拍我,张嘴闭合的好像在说什么

哎管他呢……我好困……

我打了个哈欠,伸手拉住了近在咫尺的衣角。王俊凯却忽然揽着我起身,好像要把我拖到哪里去

“你干嘛?”我歪过头看他,脚下却忽然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差点摔个脸朝地。幸好王俊凯拉住了我,我回头眯着眼看,隐隐约约觉得那个横在路中间的绊脚石有点眼熟

“那是什么?”我咧着嘴巴指指那处

王俊凯把我的脑袋按回去:“刘志宏。”

我“哦”一声没再说话

不知走了几步,我感觉自己飘了一路,脚有种腾云驾雾的感觉。忽然听见耳边有王俊凯的声音

我迷迷糊糊扭头,发现他也侧过头在看我

“你晕不晕?想不想吐?”

我听不大分明,但能感觉到我们俩现在挨得很近很近。近到我仿佛能数清他纤长的睫毛,能看清他脸上细细柔软的绒毛,近到仿佛只要他再一低头,我就能碰到他的嘴唇

我感觉大脑已经当机了。然而当我隐隐回神时,我发现我把他扑到了床上

王俊凯微微簇着眉头在看我,没说话。月光从窗外进来,他的脸清清楚楚的就在我面前,就是那张我看了千百遍,却总也看不腻的脸

十三岁的王俊凯,和二十岁的王俊凯

我疯了

我感觉自己低下头,轻轻的,很轻很轻地亲了他一口

嘴对嘴的那种

他的眼睛好像一瞬间睁大了。可是他没有做出任何反应。他被我蛮不讲理地按在床上,却安静的像个瓷娃娃

我愣了一下,感觉酒似乎醒了些。我没开口,他也不说话,我弄不清我在干什么,却又觉得我该做点什么,我趴下来贴近他的胸口,侧过头听见了来自他的左心房有力的心跳声

那里面,会不会也有一个王源?

我忽然急切地想求证一下,于是一只手伸过去摸索着解他的衬衫纽扣

然后瓷娃娃王俊凯忽然开始有动作了。我的手腕被他牢牢握住,贴在他胸口的脑袋被他另一只手抬起来

王俊凯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我。他低声问道:“你在干嘛?”

我懵懵懂懂地回答他:“在脱你衣服。”

他愣了一下,然后“噗嗤”一声笑了。他笑起来的时候五官都舒展开,眉目柔和,满满都是温柔

我觉得我应该亲他

于是我又这么做了

可这次王俊凯推开了我

他捧着我的脸说:“够了!王源!”他的声音有点哑,他的眼珠子一如既往的漆黑,像颗璀璨的黑曜石。可我看不懂那里面藏着的东西

我忽然觉得胃有点难受,一阵翻山倒海过来,我拍开王俊凯的手,自己团进了被子里

被子柔软的贴着我的脸,我很想睡,可我又觉得我已经清醒了大半

我在做什么?

“王源,”王俊凯又在和平日一样扒拉我的被子:“你能不能不要总把自己闷进去?”

我没有和平时一样做困兽之斗,干脆地束手就擒,任他把我拖出去

“王源。”王俊凯声音低低地喊了一声

我抬眼看他:“小凯,我想吐。”

他却忽然揽过我,把我按在他肩头

“别哭。”他贴在我耳边,手触着我后脑勺的发:“源源,别哭了。”

我有好多好多话想一股脑跟他说。我想说我哪有哭,想说你都好好的我哭什么,想说我不管什么时候都会相信你 ,想说我希望你能和我像现在这样一直待在一起

我还想说

王俊凯,先跟你说对不起

因为我喜欢你

【酒精,从来不是什么好东西,可它偶尔能让人说真话

不然秘密就永远都是秘密了】

评论(8)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