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麋鹿

我会穿过人潮
迎风拥抱你

后来(七)【现实向,凯源】


————18.


时光是一条不断向前流淌的长河,不论多么尖锐的石子,投入其中后也免不了被日复一日的流水磨去尖锐的棱角


我们再不会在被问及有什么愿望的时候眼带星星的回答要买游乐园,要买全服最牛的游戏账号;不会在被调侃有没有女友有什么吻戏的时候略显惊慌的摆手说没有没有


就像王俊凯再也不会侧着头盯着我回答,他也会专注地看着摄像机;就像我也不再会自己笨拙地系鞋带,我懂的了许多不同的系法


人一天天在成长,懂得东西越来越多,忘的东西也越来越多。最终我们都免不了被打上成人的标签,像一头头准备被送入屠宰场的猪


从前我们俩闹别扭的时候不是吵的鸡飞狗跳就是冷的冰封十里,不但周围的人都能轻易察觉,就连隔着屏幕的粉丝都可以从我们脸上看出端倪。那时候毕竟是孩子,年少心性,吵了架就不肯说话互不搭理,现在我们也是知道了该如何应对


我们可以吵。但不能坏事


从预备进入采访间以前我们俩就已经迅速进入了状态,时而和千玺嘲笑小黄哥今天的一身大红袄,时而和小黄哥调侃在家被迫当奶爸的小马哥。我们天衣无缝的配合就连千玺都没有看出端倪


我一直觉得,即使是吵架,我和王俊凯都依旧有着无可匹敌的默契


——


灯光通亮的录音棚,不知记录着多少明星光怪陆离的故事和经历。其间几多是真,几多是假也没有人知道。观众对于明星,不过就是图个好奇和热闹,作为茶余饭后的谈资


主持人拿着话筒采访我们,大致是关于接下来的一些组合安排之类的问题。多数时间由王俊凯主要负责回答,间或由我和千玺补充几句,时而还能配合主持人开开玩笑。我能明显感觉到,主持人对我们的表现也很满意,几乎已经是舒服的靠着椅子在和我们聊天了


我和王俊凯自然是没有表露半点不妥的迹象。我一边开着玩笑接着他抛过来的话头一边庆幸采访要结束了


谁能料到主持人的最后一个问题竟是为了我设置的。他直直地把话筒伸向我,问道:“源源很快也要高考了。是不是已经坚定好要和小凯一起上央音的准备呢?”


我愣了一下,接着自然地笑开,故作神秘地摇了摇头


主持人有点吃惊:“之前不是在节目中说过希望考上央音吗?”


我侧头瞥了眼王俊凯,巧的是他也难得地看了过来


我对着他微微一笑,重新回头面对主持人说道


“央音有他就够了嘛。我去造福中戏呀!”


几乎是话音刚落的时候我的脚趾头忽的有种被什么碾过的剧烈疼痛感。其他人自然是没有发觉,我只皱了下眉,又很快恢复正常,只是斜眼看了看那装作若无其事的罪魁祸首


*19


采访结束时我们起身和主持人以及工作人员鞠躬道谢。我刚把身子直起来就被身后王俊凯顶开了肩膀,我一回神发现他已经越过我头也不回地走在了前面


大概是我的步调有些异常,小黄哥凑上前来拍拍我,问了一句“源源你脚怎么了?怎么好像忽然有点瘸。”


我装作一切正常地摇了摇头,煞有其事地解释道:“没事,刚刚出来的时候脚趾头不小心撞上桌角了。”


他纳闷的“嗯?”了一声,自顾自地嘀咕了一句:“那里头没桌子啊?”


我瞬间迈开大步和他拉开距离,权当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20.


这场冷战似乎是前所未有的漫长。它以我的恶意作死和王俊凯坚决的冷漠演变成一场糟糕的对峙——隔着1500公里的距离


其实我的生活被巨大的高三学习计划给填充得密不透风,倒也没多少闲工夫去惦记王俊凯多久没和我联系了


只是偶尔坐在疾驰的车上,在窗外飞速倒退的景色中瞥见八中的校门时会忍不住想起王俊凯


北京的天比重庆可冷多了


哦,不过,他们有暖气


好不容易盼来的周末被我睡完了一个上午,临近中午时肚子饿了才让我不情不愿地开始准备下床


路过书桌的时候,我看见我本因沉寂的手机正一闪一闪地亮着提示灯


我拿过手机,抓抓头发对着外面喊:“妈!我的手机是你开的吗?”


她的声音透过抽油烟机和严实的房门,准确无误的到达了我的耳朵


“对!千玺打家里电话来找你了,叫你醒了看下手机。”


我“哦”一声解开了密码锁,视线余光瞄见了桌子左上角的另一部崭新的手机


打开微信界面的同时我一手拉开抽屉把那部手机甩进了抽屉里,和一副已经有些发白的耳机堆在一处,再关好,落锁


微信一打开就看见了诸多人发过来的消息


刘志宏等一干人等的消息我选择了一视同仁的解决方法——无视。反正也不过是些调侃扯皮的玩意


倒是千玺一连给我刷了八条消息,着实让我有些吃惊


【王源儿,我们到北京了。准点,没你就是人品好哈。】


【王源高三痛苦不?看你都不发朋友圈了。】


【在看动漫,哈哈。】


【你没和小凯打电话啊?今天我问他你苦日子过得怎么样他居然说我啰嗦?】


【小凯这两天怎么好像怪怪的?哎你知道啥不?】


【我忽然觉得这么多天没和你聊也怪怪的。】


【你们居然一周没通电话了?】


最后一条消息是三小时前


【你们吵架了?】


没想到他和我们俩呆一块的时候没察觉,现在我们天南地北的,他倒是发现了


我没想骗他,打个“嗯”字后加上一个微笑的表情


他很快就回复了


【果然如此(再见#)你俩怎么这么能作?】


【你说啥?我不懂╮(╯▽╰)╭】


【……据说王俊凯一个星期三次走错了教室。丢了张饭卡被粉丝捡到了。论文差点忘交(呵呵#)】


【……怪我咯(再见#)】


【我早该猜到他这魂不守舍的样子一定是因为你。】


【不。】


我一字一字地回复道


【还有罗苏苏。】


然后我丢开了手机,吐口气后在书桌旁坐了下来,拿出笔开始刷题


*21.


这次冷战,我足足三个星期没有和王俊凯主动联系


虽然我知道他是一时赌气又拉不下脸来找我和好,更知道我们矛盾的缘由是他为了我好,但是我就是希望,他可以稍微成熟点,不要总把他的世界分为我们,和外人这样的过于清晰的界限


在这个圈子里摸爬滚打太不容易,一不小心就会跌得一身伤,或是落人话柄。小弟尚且算是自己人,如果将来碰上其他人,这事怎么完?毕竟别人不是我们,别人不会轻易为了王俊凯妥协,更不会为他画低底线


可是我做好了长期闭关的准备之后,第一个来破坏我“闭关锁国政策”的人,既不是刘志宏千玺,也不是王俊凯


是罗苏苏


我一直都以为罗苏苏是王俊凯在北京看对眼后勾搭上的,所以当她眼眶通红神情疲惫的出现在我面前时我被结结实实地吓了一跳


“你怎么进来的?”我下意识瞪大双眼脱口而出,却在下一秒反应过来她这种状态不该多问


我把她带到了教学楼一处比较僻静的地方,还好心地给她递了张纸巾,犹豫了一会儿才开口道:“发生什么事了?”


她拿纸巾压了压眼角,蹭花了些许眼线,在她眼尾处晕开了一层浅浅的黑色。她抬头看我,眼神无助又可怜:“王源,王俊凯已经,三个星期没和我联系过了。”


在她断断续续的叙述中,我尝试的在脑海中构建出他们的相识过程


罗苏苏是在王俊凯回重庆的同学会上见到他的,她对王俊凯是标准的一见钟情,同学会结束后就一直想方设法寻找和他联系的方式,即使知道了王俊凯是人气颇高的偶像明星后也并无退却。她说一开始王俊凯对于她的穷追不舍确实很苦恼,也拒绝过她许多次,可她一直没有放弃过。后来她发现王俊凯在刻意逃避她,消息不回,电话关机,微信加不上,她有些灰心丧气。而后有一天,王俊凯忽然找到她,开门见山地请她当他的女朋友


罗苏苏抽噎着告诉我:“那可能是我这辈子最开心的一天了。”


我瞠目结舌了半天,努力让自己消化完这个故事。虽然我知道她没必要编故事来欺骗我,但是我就是无法理解王俊凯忽然答应和她在一起的原因


整个事情发生的,太无厘头了


我问她:“你们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她擦了擦眼泪,抿着嘴唇回答我:“11月8号,你生日那天。”


我忽然记起来。在生日那天以后我和王俊凯不少于五次的单独见面之中,他从来没有主动和我提及过罗苏苏


【我说了吧,有女朋友也是可以不虐的╮(╯▽╰)╭】


评论(3)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