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麋鹿

我会穿过人潮
迎风拥抱你

后来(六)【现实向,凯源】

*15



——

周六补课时数学老师拖得时间稍微长了些,我不得不赶着时间回到公司


电梯一到我就看见了公司里的师弟们正等着准备回家。看见我出现,他们忙你推我我撞你地挤成两列站好,一个个拉长音调笑嘻嘻的打招呼:“王源师兄好。”


“你们好啊。”我也高高兴兴地挥手和他们打招呼


大概是我的脸看上去比王俊凯要亲民,而才华又比千玺要接地气,所以这些师弟们面对我也丝毫不拘谨


我看他们今天好像格外喜气洋洋就好奇地问道:“今天怎么了?好像有什么好事啊?”


他们相互看几眼,笑的挺神秘。最后一块儿使坏把平日里最闹腾的黄其林给推了出来


小其回头挨个瞪了那群卖队友的人,然后才转过来看我,还拽拽衣角一副很难为情的样子


我被他扭扭捏捏的小媳妇样逗乐了,拍了他脑袋一下说道“八戒别玩了,快和为师说说。”


他倒是罕见的不贫嘴:“师兄,我们要出道啦!”


直到他们嬉嬉闹闹的身影消失在电梯口时,我还楞楞地没有回神


他们要出道,我自然是由衷地替他们感到高兴,他们一直以来的辛苦训练终于有所回报。可是与此同时,我也在他们身上看到了我和王俊凯小时候的影子


那时候我们还没有追上梦想,甚至连梦想的尾巴都触不到,但我们天真而单纯,无忧无虑地挥霍着我们的年轻稚气,拥有一往无前的勇气,拥有相互陪伴的另一个肩膀


现在的我们有了能同甘共苦的千玺,有了给予我们万千宠爱的粉丝,有了许多人曾不敢想的名气和荣耀


但同样也是现在的我们,有什么变了,又是什么没变,我也说不清了


*16


晚上训练的时候我有些走神,原本已经烂熟于心的舞步我连着跳错好几拍,最后免不了被编舞老师单独拎出来训话


他们俩在练习室里一边复习动作一边把头往我这边转。我觉得丢人,一直低着头不愿意抬起来


老师大概是以为我在心里难受自责,又或许是考虑到我已经高三了,学业繁忙,所以难得好脾气地没有教训我,只是和我说训练时就别想其他的了,专心眼下


我诺诺称是,他就放了我,让我先去喝口水歇歇


在饮水机处接水时我还是挺沮丧的。千玺和小凯都是经历了高三的人,可他们就是能在学习和工作中找到平衡点,顺利地完成自己该完成的任务,完全不会出现我这样手忙脚乱应接不暇的状况


大概人有天分,总是过得稍微自在些吧。我后天努力些总也不会差他们太多吧


“大哥。”身后忽然有个熟悉万分的声音喊了一声。我拿着杯子转身,看见小弟正站在不远处看着我


我笑了笑,朝他招招手让他过来,等他乖乖站到我边上就自然地伸手揽过他的肩,问:“怎么这么晚还在公司呢?”


他转过头看我,回答:“大哥,我有件事拜托你。”


看出他表情略有些犹豫,我拍拍胸口安慰他开口:“没事你说。”


“我……有个朋友,想见你很久了,你能不能……”


我没多费劲就听懂了他的意思。平时他就有些腼腆害羞,说这么句话愣是把他闹成了大红脸


不过这件事,也不是我可以轻易答应的。毕竟签名送照片这样的事可以,可若论上和粉丝单独见面,这完全就是另一回事了


我的沉默不语让他有些慌张。他扯着我的袖子告诉我:“那个朋友几个月前就一直缠着说要见你,我一直不肯。可他实在缠我缠的紧,昨天还生气说和我做不了朋友了。他真挺喜欢你的,人也很好……我想只是见一面,就见一面,见完就走,应该也不是什么很严重的事。”


说句实在话,虽说当时认他做小弟我实属开玩笑,但之后他也确实和我玩的比较亲,加上他脾气好性格好,我也经常会格外照顾他。他也懂分寸,从来不提不该提的请求,今天这次,还真是史无前例的第一次


我很为难,答应又觉得不好,可看他纠结的样子我又实在不忍心拒绝他


叹了口气,我问他:“真的只是见一面?”


他眼睛一亮,抬起头来惊喜地看着我,连连点头:“我保证,见一面之后我一定让他走!”


话都说在这份上了,再不同意也没意思了。我缓缓点头,答应他:“就见一面,找家人少点的咖啡店吧。”


“谢谢哥……”


“你们俩在说什么?”小弟的话被猛然打断。这个忽然强势插入的声音让我们俩都吓了一跳,小弟更是近乎于战战兢兢地说了句:“王俊凯师兄好。”


王俊凯板着脸朝我们走过来,每一步踏在地板上的沉重力道让我丝毫不费力的察觉到,他生气了


“他刚刚和你说什么了?”他走到我们俩跟前,一把把我拽了过去,张口就是质问


我心知他肯定是全都听见了,索性也不骗他,坦然道:“就是去见他朋友。”


“王源你是不是傻啊?你当你是社区送温暖,哪有需求就去哪儿吗?单独和粉丝见面这种事如果有了第一次,以后该怎么办?”


我知道他说的是实话,更心知肚明这番话是他真心为了我好。可是站在我的立场上看,我同样也无法拒绝小弟


于是我拉拉他胳膊,压低声音和他商量:“我答应你只和他见一面,就一面,绝不吃饭不喝饮料不聊天可以不?”


王俊凯眼睛一瞪:“还吃饭喝水聊天?门都没有!绝对不许见!!”


我眼角余光瞥见小弟局促不安地站在原地,既不敢抬头看我们也不敢插嘴,顿时我也多少有点急了


“王俊凯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近人情啊?”


“我不近人情?”王俊凯一指自己的鼻尖,错愕的看了我一眼,而后扯着嘴角一声冷笑:“好啊王源,你真以为自己了不得了,什么事都可以替自己小弟解决了是吧?你真把自己当人家大哥大了?”


“不是的王俊凯师兄……”小弟在一旁不安地想插话,却被王俊凯冷着脸厉声打断:“你闭嘴!提这样的理由你自己觉得合适吗?!”


小弟一愣不敢说话了,我气急败坏地拉过王俊凯,没过脑子地喊出一句:“王俊凯你有病?!这么凶干嘛?”


“我凶?”他猛地回头盯住我,过了会儿才露出个似笑非笑的表情,淡淡说了句:“不分好歹。”就回身走了


其实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可眼下要我把他拦下来道歉我也是做不到的,所以我一语不发地看着他推门回了练习室,然后沮丧地靠到了身边的墙上


小弟踌躇着过来问我:“大哥你没事吧?”


我摆摆手没做声,半晌才抬头对他说:“你先回去吧,这事下次再说


其实我明白,有了这么一出,这种事便绝不再有下次。虽说我总看似爱和王俊凯呛声,爱动不动跟他作对,但实际上,我总是最纵容他的那一个


他的要求,到底哪一次我不答应了?


王源的底线,你们看不见,但它被我实实在在地画在那儿,只有王俊凯一个人可以理所应当地跨过去


窗外的路灯一盏盏的相继亮起,连绵一片地点亮了山城的黑暗,却在那明亮的路灯下,多了两个渐行渐远的影子


*17


杂志专访的那一天天很冷,站在外头冷风一阵阵呼啸着从面颊边刮过,即使颈上仔细的缠好了围巾,也自觉地戴好了手套,但我还是在寒风中等的瑟瑟发抖


我望眼欲穿地在家楼下等了将近二十分钟,没等来气喘吁吁道歉的小马哥,却远远的瞧见了气定神闲向我这边走来的王俊凯


他裹着件米色风衣,里面着了件高领的白毛衣,头上居然还扣了顶绒白色的帽子


如果现在下起雪,我相信他一定会消失在大雪中找不见


他走到我跟前,只露出那挺翘的鼻梁和一对眼睛,完全没有寒暄地丢下一句:“跟我过来。”就转身迈步走了


我在原地怔了一下差点没缓过来,直到王俊凯走出了三四米的距离才急忙小跑着追了过去,努力和他并肩走着


“小马哥呢?”


他听见我问话,头都不转一下,冷冰冰地回答我:“他今天有事来不了。”


我不死心地凑过去继续和他搭话:“那我们怎么去呢?”


“换了一个司机。”


我顿时在心里也憋了一口气,打定主意非得让他说句超过十个字的话


“那这样来得及么?这个新司机认不认路?不会误了时间吧?”


他依旧连个眼神都不愿分给我,专注于他眼前的路,答话依旧简单粗暴


在他说出“不会”二字后,我抓狂了。停下脚步冲他的背影喊了句:“王俊凯!”声音颇具震慑力


他丝毫不为所动,背挺得笔直,两条修长的腿前后摆动着,速度完全没有慢下来的意思,眼看又要和我拉开距离


我无可奈何地叹出口气,认输地再次追上了他的背影


他看似是成熟老道,但只是因为他鲜少让人看到他这幼稚赌气的任性一面


我也不知道该拿他怎么办,反正他耍性子也好,真做错了也好,最后先低头的都是我


喜欢一个人,总愿意为他低到尘埃里去


评论(1)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