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麋鹿

我会穿过人潮
迎风拥抱你

后来(四)【现实向,凯源】



*08


我一直躲在暗处强打着精神等小马哥开车来接我。他出现的时候我已经快晕死了,全靠把重心撑在墙上才没有睡倒在ktv


小马哥过来拉我,估计是看我脸色不对,担心的问了句:“源源你怎么了?病了?”


我摇摇手,忍着晕眩回答他:“没事,喝多了。”


他喊我瓜娃子,拿口罩盖我脸上然后带着我出去上了车


我进了车就倒在椅背上装死。小马哥在等红灯的空档转过头问我:“今天不开心?怎么寿星还一个人出来了?”


我对着虚空翻了个白眼,心想我真的是不开心得太明显了?那也得怪王俊凯,给了我这么大一惊喜,我没惊出心肌梗塞都算万幸了


但总归得帮他瞒着女朋友的事,我闷声说了句:“没事,和他们说好后天请客了。”


小马哥“哦”一声半信半疑地回过身。我从椅背上挣起来,掏出手机的时候一边打开了位置上头的灯


小马哥从后视镜里看我,惊道:“源源你大半夜在后面拍啥子照咯,怪吓人的。”


我“哼”一声没理他,找个角度借着亮光拍好了照片,选了八张好看的存上了微博,最后把我们三个的合照放到了第五张的位置。我咬着牙编辑了好些字,晕晕乎乎地编辑完了就点了发送,然后丢了手机彻底睡倒在了车后座


*09


不知道小马哥是花了多长时间喊我起来,反正等我不情不愿地睁开眼睛时他一脸虚弱地抹了把额头,还夸张地说了句:“你再不醒我差点打120了。”


我头重脚轻地迈下了车,他要来扶我,我大手一挥,很豪气地喊了一声:“马哥再见!我走了!”


“走走走走你个头!看路看路!”


在我和粗糙的水泥地亲密接触的前一刻小马哥拉住了我。最后我在他一路的叨叨声中被带上了楼


等到四周一切都安静下来时,我的感官似乎是被无限放大了。远处不知道哪儿传来了歌声。我听着一句一句的“想你的夜”,听得头疼欲裂,在床上抱着枕头滚了一圈,结果咣的撞上了床头


脑袋“嗡嗡”作响时,我隐隐听见了王俊凯在唱囚鸟。他唱完了囚鸟唱起了我的歌声里,然后他唱起了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我听见我的声音加了进去,唱着唱着,往事一幕幕流光溢彩的从我眼前过去,接着“刺啦”一声,画面倒带,这一次,罗苏苏的声音加了进来


我感觉我似乎是疯了一样唱了一夜的歌,父母都不在家更是让我有了为所欲为的勇气。为了盖掉罗苏苏的声音我不厌其烦地一遍遍的唱,最后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是我嗓子疼了还是累了,我躺倒在了床上


罗苏苏的声音其实很甜美很清脆,和王俊凯的声音配起来很美好。


可为什么偏偏是王俊凯


为什么是王俊凯?


……


*10


身为一个高三学生我的生物钟比任何的高科技闹钟还要精准。在我迷迷糊糊睁开眼时,耳边的闹铃才刚刚响起


我挣扎着爬起来,伸长胳膊够到了床头柜上的手机,把它拿过来关掉了闹钟


这几年的艺人生活虽说不至于练成一秒清醒的技能,但一分钟之内爬起来的能力还是有的。至少一年前小黄哥大清早拿着摄像机想来偷拍些素材时,我也可以快速清醒配合他了


可我忘记了一件事……我是个宿醉的人


头重脚轻的感觉相当不好受。脑子里像被一块大石头压着,钝钝地转不过弯,下床的时候差点被床边的拖鞋绊倒。不过早自习总是要准时赶去上的。我刷牙洗脸让自己清醒了大半,倒了杯凉水一口干了,然后随意抄起桌上的一个面包就背着书包奔出了门


我上车关好门时小马哥转过头来打量我,半晌才调侃:“看你昨天醉的那样,我还以为你今天不打算上学了。”


我撕开了包装袋干巴巴地嚼起了面包,盯着窗外倒退的景色看了一会儿才想起问一句:“王俊凯和千玺回去了么?”


王俊凯和千玺已经都考去了北京,如果不是我的十八岁生日,我可能还得等到三周一次的训练或者有集体通告的时候才能和他们见上一面


天南地北的,相见不易啊


结果他还给我整了个女朋友……算了这事不提了


“还没吧,”小马哥在前面回答我:“听说你们三个后天要录个节目,你不知道?”


我“啊?”了一声,恍然大悟地问道:“后天是十号了?”


“废话。”


“哦。”我点点头:“记得,要上个杂志专访来着。”


*11


我进去教室的时候同学们都差不多到齐了,每个人不是奋笔疾书就是埋头苦背。我坐到了位置上伸了个懒腰,也强打起精神加入背单词行列


还有几个月就要高考了,我不能让他俩在北京等我太久


同桌在我坐下没多久之后转过头看了我一眼,我看了回去,他就把头扭开了,过没几秒钟,他再一次转过了头


“怎么了?”我莫名其妙地看着他,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嘴角,确定我没有吃得满嘴面包屑


他张张嘴巴,把视线往我下面瞥,好像还蛮有深意的


我心里一惊,差点以为他是潜藏在我身边最大的私生饭,今天终于要图谋不轨了


谁知道他开口道:“你不看看你的礼物么?”


“啊?”我意外地低头一看,立刻在我的抽屉里发现了满满当当的礼物盒,几乎已经快要装不下掉出来了——我刚刚居然一直都没有发现?


“我昨天已经收了好多了。”我语气似是在抱怨,其实心里还是美滋滋的。毕竟这一份份的礼物,寄托的都是沉甸甸的心意。对于她们,我的感情无疑是微妙而复杂的,有说不尽的感动,感激,有受宠若惊,有时会感觉自己无以为报,但无论如何,总不可能有厌烦的情绪


若要问我在这条路上走下去的动力是什么,我想大概就是,王俊凯,兄弟和我的粉丝了


拆了几份礼物,我把一些零食分给了班里的同学,分发的时候还不忘每人叮嘱一句:“好好吃啊,细嚼慢咽啊,不要吃得太敷衍知道不?这可都是爱啊。”


发到后排时,平日里常在一起打球的几个哥们苦哈哈地看着我,问道:“源少,这要怎么吃才不算敷衍撒?”


我微微一笑,抓了把糖放到了他的手心里,温柔道:“要吃的非常虔诚。”


他自虚空抹了把泪,点了点头:“懂了,我会跪着吃完的!”


*12


早上下了第二节课我已经困倦到不行了,一想到后天还要一大早准备专访就更觉无力。刚想趴到桌上抓紧时间睡一小觉,就看见有一个同学一路小跑的从前面进来,到了我跟前气都没喘匀就急道:“王源,老师喊你去趟办公室。”


“哦好。”我点点头起身,随口问了句:“老师找我是我有什么事吗?”


她点头,指了指办公室的方向告诉我:“王俊凯来了。”


——


往办公室路上走时很明显就察觉了不同。好歹我也在这所学校呆了快三年,大部分同学也已经把我当成自己的普通同学了,像把走廊堵得水泄不通还个个踮脚探头的场面我也是有段时间没能见着了


真是多亏了体恤队友的王俊凯啊


喊了声报告推门而入后,我第一眼就看见了我的中国好队长坐在我班主任对面的椅子上。看见我进来,他甚至还露出两颗明晃晃的小虎牙对着我笑了笑


笑笑笑笑屁啊!你个人间祸害!


我朝他吐舌头扮了个鬼脸,然后趁老师还没看见就飞速跑过去站到了老师对面


王俊凯坐在椅子上仰着头看我,我对于这样的身高差感到非常满意,却故意不去看他,自顾自在心里沾沾自喜


“王源,我刚刚和你们队长聊了聊你的情况,你高三了还要兼顾学习和唱歌确实比较辛苦,不过既然选了这条路就记得要坚持,没有什么成功是理所当然的,你要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也要牺牲比别人更多的东西。”


我点头,心想该不会就这么准备拉着我长篇大论吧,谁知道老师紧接着就结束了话题:“好了,你和你们队长聊聊吧。”


What?我惊异地抬头,不自觉脱口而出:“您说完了?不是有事找我过来么?”


老师的表情看上去比我还要不解:“是王俊凯找你。”


我低头,发现王俊凯正笑眯眯地盯着我瞧


……有病


【我想说下,按现实时间拖算,源源18岁是应该是高二,这里提前了一年,你们。。。就当他是跳级好了2333】


【有意见请尽量给我提,我会尽量让这篇文更饱满些】


评论(4)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