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麋鹿

我会穿过人潮
迎风拥抱你

后来(三)【现实向,凯源】

*06(洗手间。羞耻play??)

我扶着隔间的墙,对着马桶吐得天昏地暗,两脚一软差点摔地上去,好歹是靠着墙勉强稳住了身子,却觉得天旋地转一阵晕

我长这么大都没喝这么爽气过——当然,不吐的话会更好

晕乎乎的时候眼前晃过好多画面,一幕幕,一帧帧:我和王俊凯第一次合唱的画面,跳到了他和罗苏苏唱着“给你我的手”;从他揉着我的头发,给我系鞋带跳到了他挡下了递给罗苏苏的酒;从他笑对着镜头说道:“王源儿啊,他笑起来很甜。”又跳到了他握着罗苏苏的手,说出:“这是我的女朋友,罗苏苏。”

我输了,而且是惨败。因为我连抗争的机会都没有,甚至连抓着王俊凯打一顿的身份和资格都没有

因为我是他兄弟,所以我要一直站在他身边,看着他牵过另一个人的手,还要笑着祝福

因为我们之前距离很近,但我想那不是爱情

可能被自己恶心到了,我扶着墙,俯下身又是一阵干呕

王俊凯的声音此时在外面乍起。他生怕没有人注意一样的一边扯着嗓子喊着:“王源儿。”一边开门进来

在他扯住我手腕的时候已经吐得筋疲力尽七荤八素的我靠着残存的体力奋力推开了他的手,从牙缝里挤出了‘关门’两个字

我现在可没打算和他同归于尽到两个人一起上明天的娱乐版头条

王俊凯似乎是才反应过来我们现在可是身处公共场合,在我跌跌撞撞地扑到洗手台那边时他才返身去关门

我拧开水龙头开始漱口,然后仍由水流‘哗啦啦’地冲刷着边缘洁白的洗手池,自顾自掬起一捧水地往脸上泼

洗完脸后我才刚一抬头,就由镜子看到了一直沉默不语的王俊凯。他双手怀胸地站立着,正通过镜子目光炯炯的盯住了我

我把被水打湿的刘海捋到额头上,看它们东倒西歪的造型也无力去打理,只是闷闷地问道:“你站这干嘛?”

我可不觉得每次狼狈的样子都被他看得一清二楚是什么好事。我源哥也是个要脸的人

他长腿一迈就几乎快要贴到了我背后。距离被猛然拉近,我警觉地转身,却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就直接被他长臂一伸被迫着往后一靠,腰间立刻被身后的洗手台顶住。然后我就被牢牢的控制在他和洗手池之间

虽然说王俊凯的手不算短,但是这样一来我们俩之间的距离就太近了。即使我拼命地把头后仰,也未能避免和他鼻尖触着鼻尖的尴尬情形

“你是不是疯了?”一瞬而过的不适和羞耻感被不安取代。我没有想到王俊凯居然敢在公众场合做出如此莫名其妙的举动,有点恼火地就要动手推开他:“有话不能好好说?”

他没出声,但这样的姿势让我浑身不舒服。脑袋本就因为酒精的作用而晕乎乎的,如今他这样突然的举动完全让我消化不了。我见他不动,干脆上手推他胸膛

他往后退了一步,我刚要站直身子他却在下一秒猛地倾身上来,这次我毫无防备地大力撞上了身后的洗手台,我甚至还隐约听见了我们俩的皮带扣撞击在一起发出的声音

王俊凯他是不是有病??一个有女朋友的人了还要来撩我?!我一个十八岁的正常男生血气方刚还喝多了酒,这样被他撞来撞去的我很吃不消的好吗?

我真的生气了,也没管自己用了多大力道就迅速推开了王俊凯。揉着被撞疼的腰愤怒地瞪了他一眼 他没有防备的被我推得一个踉跄差点撞到身后的墙壁上。我看见他拧着眉毛,眼神中好像是充满了不可思议

我喘了口气移开视线,揉着发涨的太阳穴时听见王俊凯在问我:“王源,你今天怎么了?”

他在只有我们俩独处时喊我不带儿话音,说明他是被我推急了

我都没急呢他急什么,不就是仗着以前我处处让着他听着他才把他弄成今天这事事都理所当然的臭屁样吗?

酒精上头的我格外冲动,明知我再这样和他对着干他一定会察觉不对劲,但我就是端不出什么好脸色给他

就今晚一次吧,我要和王俊凯撕逼

“你别烦我了,我头晕。”我没好气地丢下一句话准备转身走

他在我刚跨出一步的时候快速的说了一句:“你生气了。”

不是疑问句,是笃定的语气

我很不爽的扭头看他,斩钉截铁地回道:“我生什么气?今天我生日我不知道多高兴呢。”

他眼神定定地看着我,眼睛微微眯起,似乎是在观察什么的样子

我不想注视他的眼睛。我和他不一样,他一双桃花眼本就含情,看谁都像在勾引在放电,而我,根本很难控制好看着他的目光

我很干脆地瞪了他一眼就转身,这次他没有来拦我

当我的手触上门把手时我才想起得和他说什么

看我又猛的回头,他一瞬间也朝我看了过来

我没什么表情地开口:“你和罗苏苏的事,自己小心别被发现了。”

他张着嘴,好像想说什么又好像只是单纯的吃惊

末了,他小幅度点了点头,声音近似于轻飘飘地回答我:“嗯,知道了。”

我皱眉,一阵恶心上来被我又弯腰忍了回去

这家伙真烦死了,要他小心点还不情不愿的,有那么想秀恩爱吗?我都被恶心成这样了

他接着又忽然补了一句:“生日快乐王源儿。”

我呵呵两声,毫无感情地回了一句:“彼此彼此。”然后相当果断地开了门锁出去了

在厕所门口等待了半天的人一见开了门就急匆匆地冲了进去。擦身而过的时候我听见有人毫不掩饰地直接说了一句:“有病。”

我撇撇嘴,心想你可别冤枉我,里头那个才真有病

不过他们那么火急火燎的也好,估计没人有兴趣去关心我们是谁了

*07

我拖着沉重的步子回了包间,趁着王俊凯还没来得及跟回来的时候就去沙发那边拉起了千玺,和他说了一句:“先走了。”

在一旁的小杰眨眨眼起身问我:“你怎么了,感觉你情绪不对。”

我摆摆手,虽知身为寿星这样很扫兴,但我确实没办法在这继续装作若无其事地呆下去了。我拍拍小杰的肩,对千玺说:“帮我跟大家说下,我今天头晕先回去了,后天请吃饭补过顿生日餐。”

千玺点点头,拍拍我:“回去休息好。”

有他在我没啥不放心的,拿好了手机钱包就出门了

评论(2)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