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麋鹿

我会穿过人潮
迎风拥抱你

《格格不入》(四)法医凯×富二代源[真的没有打反tag系列

(4)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王俊凯完成了全套流程的清洁工作换好了自己的衣服,一边站在三楼窗口抻着懒腰往楼下随便望,一边深呼吸企图冲淡鼻腔里的福尔马林味

 

市局外面偶有几个人来往,临近下班时间,有些部门的人已经离开了,整个大门口和外面熙熙攘攘的街道比起来显得格外冷清

 

王俊凯在几棵大树上来回转换视线做放松眼睛锻炼,来回了几次后却忽然一愣,接着他凑近窗玻璃,眼睛紧紧地盯牢了大门口最右边的那一处

 

尽管只见过一次,但是他的印象也格外深刻

 

那是王源的跑车

 

娘西匹,这富二代又跑来这里干什么?

 

王俊凯在心里嘀咕了一句,皱着眉头退离窗口几步,想了想返身回了办公室,取了包拿了外套就准备走

 

路钊正收拾着东西,眼见王俊凯风风火火地便出声问道:“凯哥怎么这么急啊?”

 

王俊凯回头看了他一眼,又转了转视线看了看墙上正中心挂着的一块钟,说了一句:“我有事提前两分钟下班。”然后不等路钊多问就抬脚出了办公室

 

路钊看着人消失在门口,挠了挠头表示疑惑,却也只能继续着手上的活

 

王源倚靠在副驾驶那边的车门上,双手插在自己的薄荷绿毛衣衣兜里,小幅度晃着腿,嘴里嚼着口香糖,眼神有意无意地在四处梭巡,没有落点,只是随意地乱看

 

现在恰逢下班高峰期,市局又处在市中心,来往的人挨肩并足。王源的车太过惹眼,人长得又抓人眼球,眼下吸引了大部分过路人的注意力,简直成了市局的一块活招牌

 

王俊凯看着那人一副自得其乐的样子,心里莫名的不爽

 

怎么会有人这么爱出风头?

 

他三步并两步走过去,路过王源的跑车时投过去一个恶狠狠加鄙夷的眼神,然后扭回头继续大步流星地向前走

 

王源‘哎哎’喊了两声,王俊凯脚步没停,他只好绕过车头上了驾驶座,驱动车子跟在王俊凯的旁边

 

王俊凯走在人行道上,王源的车子就紧紧挨着人行道,速度很慢,后头的车按了好多声喇叭,王源都置若罔闻

 

结果是王俊凯憋不住地扭过头,盯着王源从车窗里露出来的脸庞开口道:“你能不能遵守一下交规?”

 

王源冲他笑了笑,挑了挑眉毛抛了个媚眼:“我交的起罚款。”

 

王俊凯气结,一个返身往回走

 

王源在车上疑惑地眨了眨眼睛,正准备掉头开回去,却看见王俊凯忽然又走回来,凑近车窗,俯下身子掏出什么东西对着王源晃了晃

 

“我自己有车,不用你接。”王俊凯收起车钥匙,大步流星地回到了市局去开自己的坐骑

 

王源从车窗里探出头,看着王俊凯有意走得飞快的背影觉得很有意思,自己暗暗笑了一下后倒是没跟回去看王俊凯开的哪辆车,心里一盘算有了个新主意,当即启动车子离开了

 

 

路钊在王俊凯离开后任劳任怨地整理好了报告送了上去,又顺便整理了一下王俊凯的桌子,然后才正式下班

 

他一边下楼梯一边走神地思考着今晚的晚饭是随便在路上买个盒饭解决还是去妈妈家吃,思来想去都觉得这两个方案存在着不完美的地方

 

于是当他走到自行车棚打算取车时,他终于决定在微信上丢个骰子来决定

 

路钊左手扶着自行车车把,右手点开了微信,正在小声地提醒自己:“单数盒饭,双数回老妈家……”

 

“要不要听听我给的plan c?”一个清脆爽朗咋一听有点少年感的声音忽然在路钊背后响起

 

路钊觉得这个声音莫名的耳熟,猛一转头去看正对上一双含笑的杏眼,熠熠生辉的眼眸认真地盯着他

 

路钊被这个清澈干净的眼睛看得呆了一秒,然后才诧异地开口:“你,你不是那个谁,那个对凯哥有意思的人吗?”

 

“是我。”王源坦然地点了下脑袋,承认地光明磊落。接着他在路钊惊讶的目光注视下抬起了右手,给他展示了一家高级西餐厅的打包盒

 

“他们家一向是不允许打包的,说会影响口感,但是我是熟客,”王源挂着一副灿烂的笑,比同龄人略显年轻的脸被他今天的薄荷绿毛衣装扮衬托得更显人畜无害:“我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所以自作主张给你打包了西朗牛扒,如果你不喜欢,下次可以换别的。”

 

路钊已经完全呆掉了,眼睛一会在王源身上一会在打包盒上停顿,流连了好几次才结结巴巴地问道:“这……这是干什么啊?”

 

这种被霸道总裁攻略的感觉是怎么一回事啊?难道眼前此人姓慕容?

 

平生第一次被男性还是个富二代拦住递晚饭,路钊的整个世界观都在迅速坍塌

 

难道,从今天开始,我就要弯掉……哦不,是走上人生巅峰了吗?

 

王源只是静静地站在他面前,看着他的脸一分钟变了好几次表情,一言不发地像是在给他时间消化信息

 

末了,王源把手里的牛扒挂到了路钊的自行车车把上,再抬手轻轻拍了拍还有点呆愣的小实习生的肩,朝他挤挤眼睛道:“这都是有条件的,你照我说的做,以后晚饭中餐西餐法国菜日料,都不是问题。”

 

 

**

 

王俊凯把自己的长安停好后,提溜着副驾驶座上顺道买的菜下了车,原本径直准备上楼的他却忽然感觉到自己脚边好像碰到了什么玩意

 

他把菜挪到左手提着,朝右脚看了一眼,却发现一个毛茸茸的生物揪住了他的裤脚

 

那个毛茸茸的东西在他的注视下动了动,扬起小脑袋奶声奶气地“喵”了一声

 

雾草!是猫!雾草!好萌!

 

严肃正经的王法医一下子蹲下身,被那声细小的喵叫声萌的心肝儿都在发颤

 

“你饿了吗?”王法医像是把自己的洁癖和职业习惯抛到了西伯利亚,直接腾出空闲的右手轻轻抚了抚小奶猫的脖子

 

灰白毛相间的小奶猫又喵喵了两声,王俊凯嘴巴里‘啊啊我知道了‘的应着,收回手打开了塑料袋,从里面拿出了一包刚买的泡面搭档香肠,撕开包装后递到了奶喵嘴边

 

小奶猫凑近前,鼻子翕动了两下,试探性地咬了一小口

 

王法医一脸虔诚地提溜着一袋菜蹲在它面前,眼睛闪闪地期待着它的反应

 

谁知这第一口也成了最后一口,小奶猫‘喵‘地又叫了一声后就扭开小脑袋不吃了

 

“嗯?”王俊凯举着被啃了一小点的香肠一脸纳闷,看了看奶猫又看了看不受欢迎的香肠,问道:“你不爱吃?”

 

小奶猫又叫了一声,把脸在王俊凯的裤管上抹来抹去

 

王俊凯蹲得腿有点麻,换了个蹲姿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过去

 

对面响铃了好半天才被人接起,那人慢条斯理地拖着长腔问道:“怎么了?忙呢。”

 

“忙什么忙,你这点又在泡吧了?”王俊凯语气里带着点嫌弃

 

对方对他的鄙夷置若罔闻:“你丫有屁就放,别耽误我泡小鲜肉。”

 

“谁耽误你,我问你,猫要吃什么。”

 

“…….”

 

“说话啊。”

 

“谷歌百度,乖,我挂了。”

 

王俊凯盯着通话结束的页面有点无语,愣了半晌才重新低下头看着脚边的猫:“看来得先把你捡回去了。”

 

第二天上午,王俊凯给自己昨晚新抱来的主子弄了点猫饭,看了手机后掐着点匆匆出了门

 

谁知道冲到一半,楼梯转角处的阴影里冒出一个人影,差点没把见惯世面的王法医吓得跌下楼

 

“哎哟我去你的,顾森裕你走路没声音的吗?你140的体重都干嘛去了的啊?”

 

被称为体重140的人保持着漫不经心地态度理了理自己的头发后问道:“猫呢?”

 

“啊?哦,你来帮我看猫啊?正好,我本来还担心今天上班怎么办呢。你今天没事?”王俊凯重新找出钥匙领着顾森裕到自己家

 

“啊,今天没安排,怕你把猫虐死了。”顾森裕的声音清清凉凉的,总是带着点没什么感情的凉薄感

 

但王俊凯和这家伙认识十几年了,对方什么德行摸得一清二楚,当即对他飞起一脚:“先声明,你别在我家搞破坏,要是我回来看见少了什么多了什么,你就死定了。”

 

顾森裕不置可否地耸耸肩,蹲下身自顾自提溜起了在喝奶的小主子,偏过头来看着王俊凯问道:“它叫什么名字?”

 

“呃……”王俊凯愣了两秒,大脑一片空白

 

“叫他小灰灰怎么样?”顾森裕好看的眼睛对着那一对猫瞳,轻轻捏了捏它的耳朵提议道

 

“不要,一点我的风格都没有。”王俊凯不屑地予以反驳

 

顾森裕凉凉地瞥了他一眼,没好气道:“那你来。”

 

“再说吧,”王俊凯记起什么似的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发现自己迟到在即,急忙风风火火地丢下一句:“照顾好它。”就奔出了门,连门都没来得及带上

 

顾森裕又摸了摸小猫的脑袋,起身去给王俊凯关门。走到门口时他停住脚步,对着门锁上静静地被王俊凯遗忘的钥匙无语凝噎

 

离上班时间还差30秒时,王俊凯一头冲进了办公室

 

路钊‘啊哦’一声抬头看着王俊凯,后者正在忙着大喘气,根本无暇顾及他

 

“王法医今天一如既往的很准时嘛。”

 

王俊凯怔了一下,挂好外套后回过身才发现林亦凡正坐在他的桌子后面盯着他看

 

“哟,林队大驾光临,有失远迎。”王俊凯调侃了他一句,转身去办公室的饮水机那给自己泡茶,顺便问他:“喝点什么?”

 

林亦凡回答:“绿茶就好——昨天排查了临近几个快递点,找到了一个失联三天的派件员,待会麻烦你们得对比一下dna。”

 

王俊凯在接好的温水里投入一个立顿茶包,轻轻摇晃几下看着透明的液体开始呈现淡淡的黄色才递给林亦凡:“没问题,顺便一提,我们已经确定大巴车起火点是车门和驾驶座。具体的现场勘查报告我已经递上去了,你很快就能看到。”

 

“起火原因呢?”

 

“有火源引燃了司机坐椅和车上铺的地毯。”

 

“火源?”

 

王俊凯指了指林亦凡手上拿着的高尔夫球场无名尸的尸检报告,抿了一口茶后简洁道:“是他。”


评论(2)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