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麋鹿

我会穿过人潮
迎风拥抱你

《格格不入》(三)法医凯×富二代源

(3)

 

平时月工资只能在养活自己之余偶尔额外消遣的王俊凯非常直观地感受到了什么是万恶的资本主义

 

此时他正坐在丰城市某临海高级意式餐厅的露台上,面前的桌子上铺着平整得找不出一丝褶皱的酒红色桌布,餐布上整齐地摆放着白瓷餐具[也许是骨瓷],一旁镀银的欧式烛台上放置着盈盈发光的蜡烛,烛火在丝丝微风中小幅度地颤动

 

坐在对面的王源把白色衬衫的袖子卷到了手肘偏下一点的位置,袖扣扣起,袖口整理得一丝不苟。他纤细白皙的食指轻车熟路地在餐牌上点了几下,一旁的侍应如数记下后退了去,一时间这宽敞的露台俨然就剩下了他们一桌这两个人

 

王俊凯的眼神在露台和海之间漫无目的地扫了个来回,最终盯着王源在盈盈烛火下线条柔和流畅的脸庞,有点不太自然地开口道:“这儿怎么就我们一桌,他们不做生意了吗?”

 

王源原本盯着栏杆外泛着粼粼月光的宽阔海面在出神,闻言转回头盯住王俊凯,眼神里带着点故意戏弄的味道:“因为我包场了啊,不想有任何‘外人’来打扰我们。”

 

王俊凯被他直白的眼神吓得一愣,下意识地拿起餐盘叠成统一形状的白毛巾擦了擦手

 

王源盯着他的小动作,饶有兴致地问道:“我听说学医的人总是会不自觉地洗手,看来王法医是会不自觉地擦手?”

 

王俊凯不置可否,只是把毛巾随意地放回了那个瓷盘里

 

两个人静默了一会,好像都在刻意等对方先说点什么似的,一时之间只听得见海面上传来‘唰唰’的轻柔声响

 

侍应很快给两人上了餐点,两人沉默地吃着,又只能听见刀叉和白瓷盘碰击发出的响声

 

王俊凯平日里不是在家就是在市局吃饭。市局的食堂永远闹哄哄的,同桌吃饭的人总有一箩筐说不完的话;在家的时候,他又喜欢看着电视下饭。反正在王俊凯的记忆里,他几乎就没吃过一顿这么安静的饭,实在有点适应不了

 

终于在王源慢条斯理地沉默地喝着奶油忌廉汤时,王俊凯一副憋不住的表情放下了手里的餐具,抬起头盯着对面的王源问道:“不是,你到底想干什么?”

 

王源看了他一眼,不紧不慢地把舀起的那勺汤先喝了,才耸了耸肩道:“不干嘛啊,我们这不是在吃饭吗?”

 

王俊凯怔了怔,皱起眉,很认真地斟酌着词语,很吃力地尽量调动一个理科生贫乏的词汇量委婉的和王源解释:“不,我的意思是,我们两个并没什么关系,而且也不熟,这样会觉得……有点奇怪。”

 

王源微歪着头看着他,也摆上了一副认真的表情道:“奇怪吗?不是一回生二回熟吗?咱们多吃几顿饭就熟了,没事。”

 

王俊凯盯着他半晌,最终无语凝噎,低下头继续和盘里的意大利面做斗争

 

‘乒乒乓乓’吃了一会,忽然有东西递到了他的盘子边

 

王俊凯疑惑地抬抬眼皮扫了一眼,发现是一部手机,顿时吓得一抬头盯住了王源,惊道:“不行,怎么能送我手机呢?”

 

王源被他突如其来的这么一句也整蒙了,愣了一会才弯弯嘴角,露出了一口整齐的白牙乐出声:“王法医,你太可爱了,这是我的手机,我可不舍得送给你。”

 

王俊凯缓慢地眨了下眼睛,才回过劲觉得自己好像是想太多了,声音里带着点窘迫:“……那你……”

 

“你前天给的号码是假的,现在咱们吃过饭了,就算熟了,要个真的号码不过分吧?”说着王源意味深长地冲他挑了挑眉毛,示意他:“要‘真的’哦。”

 

王俊凯觉得自己仿佛都能看到王源背后摇来摆去的狐狸尾巴

 

“怕了你了。”他瞪了王源一眼,没脾气地拿起盘子前面的手机输入了自己的号码

 

 

第二天的天气很好,是个不冷不热的阴天,太阳没机会炙烤大地,雨水也没能浇灌人间,只是每一个需要掐着点签到的上班族显然都不会对这样的好天气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最多是庆幸一下可以省略开伞收伞的那几秒钟

 

王俊凯和每一个上班族一样,算着时间吃早餐,算着时间收拾自己,然后下到楼下开着爸爸转手给自己的黑色长安suv,系上安全带的时候不知怎么就想起了王源那辆骚气十足马达声轰鸣的阿斯顿马丁,只能在心里默念几句‘座椅太硬了’‘我不喜欢’

 

一路风驰电掣赶回了市局,王俊凯停稳了车进去,先去刑侦支队那儿溜了一圈,顺便问了一下大巴车爆炸案的进展

 

林亦凡一众人显然是加了班,黑眼圈已然垮到了下巴,胡子拉渣的模样一看就是没时间照个镜子打理自己,此时被王俊凯问起时是异常无奈

 

“你昨天尸检后说高尔夫球场那具尸体死因还是被烧死是吗。”

 

王俊凯同情地看着一脸憔悴的林亦凡,一点头道:“是的,之前在高尔夫球场我发现尸体颈脖有勒沟,初步怀疑死因可能是机械性窒息死亡,但经过解剖发现尸体有皮肤烧伤的生活反应,烟灰炭末沉积处在气管,有热作用呼吸道综合征表现,所以最终致死的原因还是因烧伤致死。”

 

“就是凶手先是准备勒死他,可能失败了,后来选择了烧死他?”林亦凡皱起了眉:“这个凶手很可能也和大巴起火爆炸案有关,两起案件的时间地点太相近了。”

 

“而且大巴的起火原因很可疑,”王俊凯补充道:“据现场观察的情况来看,起火部位最早是从车门到驾驶位开始的。”

 

林亦凡严肃地点了点头:“我们现在在调查高尔夫球场尸体的身份,据度假村的经理确认,这个人不是度假村的工作人员,更加不是客人。他怎么出现在那里的是个问题,偏偏尸体丢弃的地点又在后山,根本没有摄像头。”

 

王俊凯沉吟道:“看来丢弃尸体的人对度假村内部应该也不会陌生。”

 

“所以我们还在彻查度假村的工作人员。”

 

王俊凯再一次端详了林亦凡那张充满疲惫却还是干劲十足的脸,抬手重重地拍了拍他的肩,鼓励道:“加油!”

 

离开了忙成一锅粥的刑警支队,王俊凯回到了技术科。进入自己的办公室时,他发现已经有人比他早到了,门口的支架上已经挂上了一件夹克外套

 

王俊凯一边脱下自己的灰色休闲外套挂起来一边没好气地冲里头喊道:“路钊,你个兔崽子给我出来谢罪!”

 

年轻的实习生从他办公桌上的台式电脑后探出个脑袋来,赔着笑脸问道:“王法医昨晚上过得还愉快吗?”

 

语气里还有那么点意味深长,配上那个‘昨晚’,更是令人直观的感受他的浮想联翩

 

王俊凯两步上前敲了他脑门一下,‘嘣’地一声弹得路钊直喊疼

 

“愉你个西瓜皮!你小子没看出来他对我图谋不轨啊?吃里扒外的。”王俊凯忿忿地反身冲他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个‘抹杀’的动作,然后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坐下,拽过了桌上的一份报告看起来

 

路钊扒着台式电脑的屏幕把脑袋搁在那上头,继续不遗余力地八卦:“王法医,那个小帅哥是你什么人嘛,我觉得好像对你挺有意思的。”

 

“不是挺有意思,”王俊凯翻着报告纠正他的话:“是图谋不轨——死者身份确认了吗?”

 

被猝不及防转移了话题的路钊只好放弃八卦坐了回去,蔫蔫地回答道:“没有,尸体被烧毁的太严重了,现在只是初步怀疑是大巴车出事现场附近那部手机的主人。”

 

“那个在事故现场掉落的手机有什么发现?”

 

“就是最后一通电话打给了那个富二代。”路钊边微微仰着头回忆了一下边描述:“大概和你一样高,染一头灰毛,人长的还行,就是流里流气的。”

 

“富二代都这德行。”王俊凯没好气地接上一句,脑海里不知怎么地就浮现了一张面容姣好却格外欠揍的脸

 

摇了摇头,王俊凯决定把这张脸彻彻底底甩在脑后。他正了正身子问道:“那个富二代怎么说的?”

 

“他说给他打电话的是送快递的。”

 

“唔……”王俊凯微微蹙起眉头,下巴抵着竖起来的资料夹,沉吟了片刻说道:“让他们刑警队的人查查知不知道哪个快递公司的,我们可以对比尸体的dna。”

 

路钊答应了一声,一秒换上了一张严肃的脸,起身往刑警支队那边去了

 

 

唐东区是丰城市的金融中心,这里高楼林立,寸土寸金,掌握了丰城近三分之二的经济命脉。随便在唐东区的任何一家西餐厅落座,你都能看见西装革履的商业精英,在他们状似谈天说地的闲适状态下,也许一个九位数的项目正在悄无声息地推进

 

王源简单地在自家办公楼下的星巴克里买了冷萃和蛋糕当早餐,出来后一眼就瞥见某辆威风凛凛傲居两个车位的蓝色超跑停在大厦前,狠狠吸引了一波关注,当即眼皮一跳,加快脚步进了大楼

 

果不其然,刚乘着专用梯到达自己办公室那层,年轻而妖娆的女助理就已经候在电梯口对着王源说道:“刘少爷又过来了。”

 

王源点点头表示自己已经知道了,一边穿过那条光线不太明亮的长廊——王源父亲摆放的古董瓷器不能见强光、一边对自己的助理说道:“薪冉,以后刘一鸣来你把他丢在我办公室里就好,别管他,不然他老要骚扰你。”

 

邓薪冉感激地看着自己的顶头上司,端着自己的淑女范小幅度地点着头。她跟着王源的时间还不太长,但是王源自从接任公司行政总裁一职后对自己下属的女员工格外照顾有加,她对这个年轻老板的好感度自然远远超于自己的前任boss,更何况王源长得还好看

 

‘哎,如果我们老板喜欢女人,那他真的在所有女性心目中就完美无缺了。’邓薪冉跟着王源走了一段路,接着一边走回自己挨着王源工作间的办公处一边捂着自己的小心脏不住感叹

 

王源看着邓薪冉坐到她自己的办公室后就转身带上了自己工作间的门,而后就看见刘一鸣正俯着身子撅着屁股拨弄着王源桌子上的一副牛顿摆

 

想起这人每次一来不是调戏助理再搞搞破坏就是拿着他的跑车在楼下招摇过市,王源看着他就觉得此人欠打

 

王源脱下自己的深蓝色西装外套随手丢到一旁的沙发上,走到刘一鸣身后没跟他客气地照着他屁股飞起一脚:“布加迪chiron?你老爹包二奶了?那么好心情给你偷渡进来?”

 

刘一鸣揉着屁股没好气地回过头来看他,嘴里哀哀直抱怨:“你知道我多倒霉吗,就那一通电话害老子在警局关了24小时,真他妈晦气!这不拿爱车冲冲邪嘛,再说了,我车正儿八经给了税进来的,我还是国家纳税大户呢。”

 

“是是是,国家还得感谢你刘大少爷充盈国库,要不要给你颁一面锦旗?”王源绕过他在落地窗前的办公椅落座,拿过桌前的文件夹时一挑眉毛调侃他

 

刘一鸣深深觉得红底黄字的锦旗简直是对他审美观的侮辱,当即白了他一眼,自己拉了张椅子过来一屁股坐在王源桌对面,撑着自己下巴对翻开起文件的王源继续倒酸水:“我可真他娘的憋屈死了,那天早上我还在温柔乡,好端端地被警察挖起来带去做什么配合调查,翻来覆去问几个问题,回家之后没得休息就被我妈我奶奶摁着用柚子叶拍了全身,还泡了澡,最他妈扯淡的是,有个什么算命师傅还和我妈说最近不能近女色,不然去不掉晦气,我呸!”

 

王源没忍住,‘噗嗤’一声直接笑了出来,抓着文件的手都抖了几下

 

“你笑屁。”刘大少爷义愤填膺地看过来,手在桌子上狠狠拍了两下以期表达自己愤懑的心情:“真的,别让我知道那个算命师傅是谁,我保证让他去见上帝,阿弥陀佛。”

 

王源无可奈何地看他一眼,抽出笔在文件下方签了个名后问道:“哎,别在这瞎说话了,你那通电话是怎么回事?”

 

“哦,”刘一鸣在椅子上扭了扭,拗了个舒服的姿势后才闷闷道:“就是有个快递。”

 

“快递?”王源把签好的文件合起推到一边,直起身子把手搭在下巴下,望着刘一鸣继续追问:“几点的时候?什么快递?”

 

“我鬼知道什么快递,”刘一鸣脸上充斥着莫名其妙的表情:“就那天五点多的时候,忽然一通电话给我说有个快递要签收,那个时候我刚到你度假村,就让他改地址往这边送,随便放前台就好。”

 

“那快递呢?是什么东西?”

 

“根本就没什么快递,就他妈活见鬼了你知道吗。”刘一鸣不耐烦地摆着自己翘起的二郎腿,提起这件事情时烦躁的情绪一览无余:“我反正是从来没关照过马云的生意,也不知道有什么快递收。”

 

王源用左手的拇指轻轻地摩挲了一下自己的下巴,若有所思道:“这件事情怕是有人故意要坑你了。”

 



[p.s.喜欢的话不要吝啬你的赞和留言哦~


pps.想建个q群,看我文的小伙伴可以一起玩耍一起讨论,也可以催更,看看大家伙儿意向怎么样



评论(4)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