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麋鹿

我会穿过人潮
迎风拥抱你

《以父之名》(十一)凯源/黑道/强强

chapter.11

 

这几日的天气不太好,天空的颜色单调而沉闷,总是一片灰扑扑的,像是工地上劳作的工人的脸庞。微雨连绵不绝地下了两天,原本就仍带着冬天余韵的三月天更冷得入骨三分

 

王源出门上学前在玄关里弯着腰系着鞋带,一边听着新来的李嫂站在他身边,望着半掩的屋门外的雨喋喋不休地唠叨他要多带件外套记得多喝水

 

王源心不在焉地应着,起身拉过了鞋柜上的背包甩上肩,心里很是不解王俊凯究竟为什么要给他这个两星期后就离开的人再多此一举地找一个新保姆

 

想到王俊凯,仅仅只是想到了这三个字,王源的心情就是一沉。两人自那天的谈话后就几乎没再见过面。王俊凯似乎是有意要避开他,甚至电话也不打一个,倒是科林过来强行解释了一次王俊凯是太忙了,让王源不要多想

 

王源觉得挺讽刺,反正他马上也要出国了,以后见不到王俊凯的日子更长,如果就这两天不见面就要他别多想,那出国之后岂不是需要给他安排个疏导心理的心理医生了?

 

李嫂还在絮絮叨叨地嘱咐,字里行间都是对王源的不放心,王源只是和她笑笑,还算配合地接过了她手里的保温杯,一转身带上门后,窸窸窣窣的雨声就隔断了李嫂的唠叨

 

湿润的气息混合着凉丝丝的空气扑了王源一脸,他的鼻子被风拂的痒痒,身心却是被雨后新鲜的空气浸润得清爽

 

他撑开一把黑色不透光的伞,不疾不徐地踏进了雨幕里

 

=============——————————============

 

肃清的办公室里传来尖锐的一声椅子与地板摩擦制造的声响,王俊凯立在桌前,身子前倾,抓着办公桌的手指节不自然的泛白

 

“你说什么?他们不签合约?”

 

面前的小秘书不过是个刚毕业没多久的大学生,眼下揽紧了怀里的文件夹,战战兢兢地抖着身子,出口的嗓音都带着怯怯:“王……王总,他们忽然决定和另一方合作,不和我们签合约了,那块地皮,恐怕我们也是争取不到了,他们那边两家公司合作,我们的胜算微乎其微。”

 

王俊凯闭了下眼,像是要把涌上来的怒火全数压回去:“怎么会忽然反悔的?我们开出的条件他们之前不是很满意吗?”

 

小秘书怯生生地把怀里的文件夹递到王俊凯的桌上,翻开其中一页解释道:“另家公司和他们开出的合作条件是四六分成。”

 

王俊凯看了她一眼,就这前倾的姿势低下头去看摊在桌面上的文件

 

“风逸股份有限公司……”王俊凯看着那个取代了自己的合作方的名字喃喃出声,只觉得莫名耳熟

 

“去查查。”他直起身子,把文件夹重新递给小秘书,叮嘱道:“务必查到这个公司法人是什么来头。”

 

小秘书飞快地应了声,转身小跑着推开门离开办公室,匆匆忙忙去完成这个任务

 

王俊凯在原地站了一会,手指节在桌面上一下一下地叩着。过了半晌,他记起了什么,立刻离开办公桌,走到了办公室右侧的书架上,抽下了一份前两天刚安置上去的文件

 

他手指飞快地在洁白的纸张间翻动,一目十行地搜索着,最后他的视线渐渐止住,停在那个名字上不动了

 

同样的‘风逸股份有限公司’

 

就在两天前,这家公司同样是对准备和王俊凯公司签约的建材商开出了更加诱人的条件,终止了对方和王俊凯的合作计划

 

巧合吗?王俊凯的视线久久停顿在这个名字上,心下却是了然

 

对方这种处处截断的行为绝对不是偶然,开出那样牺牲自我的条件,他们能得到什么益处?

 

显而易见,对方摆明了是与王俊凯过不去

 

王俊凯面色阴沉地把文件放了回去,就势靠在书架上思索

 

他们进入中国内地市场打的并不是龙兴的名号,不过就是家名不见经传的新公司,根本无从树敌,恐怕这个凭空出现的对手对这个新公司是知根知底,显然是为了背后的龙兴而来

 

如此一想,风逸背后的势力便也呼之欲出了

 

“这死缠烂打的样子,真是太难看了。”王俊凯皱起眉,语气如腊月北风般冰冷

 

 

 

联系到新的合作方已经是三天后的事情了,而王俊凯也得到了和自己的猜测差不多的信息:风逸果然是长盛的

 

尽管易烊千玺确实颇有心计地刻意隐藏了风逸和长盛的种种关系,企图把风逸打造成一个与长盛毫无干系的外资企业,但王俊凯的渠道广,手底下的人广撒网的四处调查,很快就发现风逸的法人代表正是易烊千玺留学美国时一个私下好友的弟弟

 

不得不说,易烊千玺确实狡猾,这层层关系不难看出他步步为营的狼子野心

 

“k,你和这笑面虎到底是有什么新仇旧恨的?他好像比之前长盛的坐馆还要针对我们龙兴。”科林在了解到黄了公司好几单生意都是易烊千玺的人在捣鬼之后,对于易烊千玺这人的不解和好奇便更甚一层。如此针锋相对,他简直要怀疑这人和他们的坐馆是不是有什么血海深仇了

 

被提问的王俊凯却只是蹙着眉在自己的书桌后正襟危坐,似乎是根本没听到科林的问题

 

就在科林深吸了一口气准备抬高音量再次询问时,王俊凯手边静默许久的手机忽然响起,屏幕骤亮,王俊凯的目光在触及到屏幕上显示的两个字时,表情不自觉松怔了一下,心里忽然没来由地有些忙乱,仿佛自己是一面鼓,而这两个字的名字就是能敲动他的鼓槌

 

愣了几秒后,王俊凯才犹豫地接起了电话

 

原本还在心里斟酌着如何开口和王源说这么多天以来的第一句话,下一秒,王俊凯听着听筒里传来的声音就愣住了

 

“凯哥!你能不能来帮个忙,王源喝多了,现在赖在路边死活不肯走,嘴里还一直念叨着你的名字。”

 

焦急地一股脑说着话的韩禹城忽然被身后的王源八爪鱼一样的揽住了,他用举着电话的那只胳膊捅了捅王源的侧腰,希望拉开点距离,谁知没皮没骨一样的王源喃喃地嘟哝了一句什么,又一次死死的抱了上来,贴在韩禹城耳边轻轻地哼了一声:“王俊凯。”

 

韩禹城被他温热的气息喷的耳朵痒脖子痒,求救似的对着电话喊道:“凯哥你快来救命啊!”

 

王俊凯早被王源那声哼哼哼了个六神无主,当即抓着手机站起身,冲着科林就道:“去开车。”

 

一头雾水的科林看着王俊凯不太自然的表情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王俊凯抿了抿嘴,头微微地撇了开去:“王源喝醉了。”

 

发送完定位的韩禹城把手机塞回了口袋里,转身再一次尝试把扒在自己身上的王源从地上拉起来,哪知道喝醉酒的人力气大的惊人,他不仅拉不起王源,反而被王源死死地抱住,差点上不来气

 

“王俊凯。”王源趴在韩禹城的脖颈侧,脸埋在肩窝那里蹭了蹭,嘴巴里还一直不停地哼着那三个字,颠来倒去地念,最后都念成了王凯俊

 

韩禹城被抱得没脾气,看着偶尔路过的人投来的惊异的眼神也没力气解释了,只能抓着王源圈着自己脖子的手臂,一边继续尝试解脱自己一边道:“王源,你清醒点啊,我不是王俊凯啊,你撒酒疯的对象错的很离谱啊。”

 

“嗯?”一直沉浸在自己醉酒世界里的王源忽然对韩禹城的这句话有了反应。他迷迷糊糊地抬起头,拉开一点距离,那双漂亮的杏眼盯住韩禹城,目光在他脸上扫来扫去

 

王源的眼睛很漂亮,醉酒后带着一丝不清醒的媚态,眼神又直勾勾的,看得韩禹城格外的招架不住:“哥们,你别这么盯着我啊,我真不是王俊凯。”

 

王源又看了他一眼,抬手啪一声拍在韩禹城脸上,问道:“那王俊凯去哪了?”

 

韩禹城莫名被打了一巴掌,满心委屈,听了问题后更郁闷了:“我哪儿知道啊?”

 

“你说,”王源凑近了前,手一下一下没轻没重地拍着他,脸上写满了不愉快:“你把王俊凯藏哪儿去了?啊?”

 

韩禹城心里宽面泪,只能死死拽住王源的手腕不让自己的脸无辜受罪

 

终于在王源第不知道多少次讯问‘王俊凯在哪’时,一个冷静而略显低沉的声音在韩禹城背后响起:“王俊凯在这。”

 

‘得救了。’

 

韩禹城再一次在心里留下宽面泪

 

而他面前的王源听到声音后终于松开了圈着他脖子的手,自己从地上蹦了起来,朝着王俊凯扑了过去

 

然后

 

打了他一拳

 

韩禹城坐在地上,目瞪口呆地看着喊了王俊凯一晚上见面就揍了人家一拳的王源,感觉自己错乱了

 

原本以王俊凯的身手,一个不会格斗技巧又喝了酒的王源是绝对伤不到他的,无奈他对王源实在是毫无防备,居然被这一拳打了个正着,鼻梁疼得他怀疑自己鼻子要歪到西伯利亚去了

 

“王俊凯!”揍了人家一拳的王源还叉着腰站在原地,一副得理不饶人的表情指着王俊凯的鼻子道:“你混蛋!”

 

韩禹城从地上起身,冲过去就要拉住指着王俊凯乱喊的王源,结果冲到一半被王俊凯一个手势止住了

 

“你先回去,”王俊凯捂着鼻子,表情却很冷静,好像王源刚刚那一拳不是打在他的脸上一样:“辛苦你了,王源我来照顾就好。”

 

韩禹城有点不放心地看了一眼还在骂骂咧咧的王源,心里却也深知自己的无能为力,于是说了句:“凯哥小心后。”还是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王俊凯用手指在鼻头下点了点,确定没有流鼻血后抬头无可奈何地看了王源一眼

 

王源嘴巴里还在嘀咕,但是大概因为神志不太清醒,来来去去也就是混蛋王俊凯和王俊凯混蛋几个字,和小学生换句练习一样

 

“王源。”王俊凯两步上前伸手捂住了王源的嘴,叹了口气后用商量的语气道:“我们先回家好不好?”

 

王源瞪着一对大眼睛,把王俊凯的手从嘴上扒拉下来,说了句:“不好。”后扭身就走,走得乱七八糟却还走得稳,王俊凯不放心地跟在他后面,准备随时接住他

 

走出了一段路后,王源忽然又一屁股在一处花坛边坐了下来,往后一仰差点栽进花丛里

 

王俊凯吓了一跳,急忙上前把人拽到自己怀里。他低头看着在自己胳膊里晃来晃去嘴里还嘟哝着醉话的王源,无奈地问道:“你到底怎么样才肯回家?”

 

王源又晃了两下,抬眼看了看王俊凯,忽然一笑:“要抱抱。”


评论(4)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