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麋鹿

我会穿过人潮
迎风拥抱你

《格格不入》(二)法医凯×富二代源

《格格不入》(2)

 

习惯了夜晚寻欢作乐白日里闷头大睡的一帮少爷小姐们被警察们喊醒时皆是满腹牢骚,更有胆大妄为者企图袭警,接着惨遭暴力镇压

 

胖经理在追不上王大少爷后就转而回了大堂处理各项事宜。在各位少爷小姐中穿梭劳心劳累做解释的他几乎觉得自己一个上午就得花了头发

 

与顶着一脑门汗晕头转向的胖经理相比,王大少爷就真的是直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了

 

本来他也不是就指着这家度假村过日子的,不过是出于自己在场会稳妥些的原因大致做了了解,后面听来听去度假村的责任着实不大,如此不关紧要的事他就不想费心管了,干脆就让度假村里的工作人员自己负责

 

此时和王法医聊骚碰了一鼻子灰的王源盯着手机里的‘尸检’电话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郁闷,兜兜转转地也不知道怎么就又晃荡回了大堂,正巧和好几个熟人正面撞上

 

“源少!”果然,一群人齐刷刷地‘嗷’一嗓子,所有在场的警察眼神都跟着瞟了过来

 

分外无辜的源少只好露出一副‘好好市民’的表情迎了上去,半真心半假意地安抚这群狐朋狗友:“不碍事不碍事,就一人问几个问题而已,要是伤了你们,我王源第一个不同意。”

 

众人哀哀戚戚地又抱怨了好几声,大体意思就是‘清梦被扰’‘晨炮作废’诸如此类骄奢淫逸的东西,王源听了只觉得脑袋疼

 

刚巧这时候林亦凡端着张公事公办的脸朝这边走过来,一群人一看情况不妙,都做鸟兽散了

 

耳根子得以清净的王源少爷冲‘救命恩人’笑笑,把自己梳得一丝不苟的头发又理了理,端出张百分百配合的笑脸问道:“林队长,有事?”

 

“你认识刘一鸣这个人吗?”林亦凡不为他那张灿烂的笑脸所动,表情依旧一丝不苟的严肃

 

王源心里隐隐涌起一股莫名的不安,饶是处理过大小复杂事物的他下意识地也觉得情况不妙:“你说谁?”

 

“刘一鸣。”林亦凡又重复了一遍:“在爆炸的大巴前一百米处捡到了一部手机,屏幕已经摔坏了,技术科的人解开手机密码后发现里面最后一通电话就是打给刘一鸣的。”

 

王源轻轻抿了抿唇,没做声

 

林亦凡边不动声色地观察他的表情边继续道:“我们发现刘一鸣是这里的客人,昨天晚上他就住在这度假村,现在人已经带回市局了——你和他什么关系?”他话锋一转,问题直指王源

 

王源面对突然抛来的问题也是一副不慌不忙的样子。他点头承认道:“是,我认识他,我们很熟,他是我朋友。”

 

“好,”林亦凡一点头:“恐怕要麻烦你也和我们回去一趟了。”  

 

丰城市公安局的门口已被闻讯赶来的受害者家属和媒体记者包围得水泄不通。明明收到通知才没多久,竟然已经有家属在门口拉起了横幅标语发泄悲愤之情

 

市局的人也都算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对着此情此景随时同情倒也习以为常,除了做引导疏通的几个年轻警察被缠得脱不开身以外,其他人皆是口头心里感叹几句后走开各司其职了

 

王俊凯和另一位法医在尸检室泡了不知道多长的时间,直到眼睛已经因为长时间的专注而感到酸涩,胳膊也因为一直不疲不休地举着解剖用具而疲软不堪,而那一脑门密密麻麻的汗全然不像是在一个冷气充足,甚至本身就自带阴森森气息的房间工作产生的,倒像是刚刚才蒸完桑拿

 

想到桑拿这个词时,王法医彻底丧失了战斗力

 

一旁的小实习生看到原本目光如炬的王俊凯忽然有点蔫掉了的样子,适时地提问道:“王法医,我们能不能先休息下?”

 

王俊凯冷着张脸点了点头——他疲倦的时候不知道基于何种原理总是自带冷漠气场,一双桃花眼微眯起来,原本是水光潋滟的眸子瞬间就折射出冷漠的射线,杀伤力极强

 

实习生亦步亦趋地跟在王俊凯身后出了房间,看见他闭着眼扯下了口罩,冷漠脸洗完了手,又冷漠脸脱下了白大褂

 

‘这种时候还是不要说话比较好吧。’小实习生在心里小声嘀咕,一边暗戳戳地盯着王俊凯的侧脸小心打量,生怕自己一不小心把身边这个移动炸弹给点爆了

 

市局里面经过一天一夜地闹腾现在依旧还是乱哄哄的。爆炸案受害人的一部分家属是已经被劝回家,但就凭剩下的一些也能把整个市局给翻了天

 

休息室里,好几个受害者家属团团地包围住站在最中间的那个小警察,七嘴八舌地又是控诉又是埋怨,小警察急出一头汗,却也只能无力地端着张好脾气的脸重复着:“正在调查。”“稍安毋躁”两句话,估计恨不能直接遁地逃跑

 

一直窝在休息室角落玩着手机的王源嫌恶地掏了掏耳朵

 

昨天他只是被简单询问了一下就被放回了家,今天早上睡醒后听说刘一鸣除了那一通电话存疑之外并没有什么问题,加之他确实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经过24小时后已经可以回家了。王源专程开车来接他,没想到警方这边还想刘一鸣在配合回答几个问题,只能先把王源安顿在了人声鼎沸得堪比赶集的休息室

 

终于坐不下去的王源抓着手机站起身,整了一下自己妥帖的衬衫领子后闲庭信步地溜达出了休息室

 

市局人被这起爆炸案搅得翻了天,每个人都恨不得长出三头六臂来工作,所以眼下王源这一通瞎逛也硬是没被人拦住

 

兜兜转转在一楼走完一圈的王源迈着逛高级shoppingmall一样的步伐准备上楼,却是和某个熟面孔实打实地迎面碰上了

 

原本就因为长时间工作而脑子乱成一团浆糊的王俊凯一时间没记起来这个对自己笑得灿烂的诡异的人是何方神圣

 

“王法医不记得我了?”王源打量着王俊凯略有茫然的表情,不疾不徐地开口,语气里却带着明显的调侃意味,配上他清秀好看的一张脸,倒是糅合出了一种别致的味道

 

王俊凯微张着嘴‘啊’了一声,算是后知后觉地记起了这个人的身份

 

有钱人,还是个奇怪的有钱人

 

这就是昨天王法医被这个强行要电话时得出的评价

 

一旁的实习生眼神在两个人身上滴溜溜转了个来回,却没看出什么名堂,只觉得面前那个长得很好看穿着很高档的年轻人看着王俊凯的眼神好像透着那么点……露骨

 

旋即小实习生被自己大胆的想法吓住了。这要是被王法医知道如此脑洞自己会不会死掉……

 

“王法医,你稍等一等。”‘露骨’的年轻人王源此时忽然说了这么一句,接着在两人茫然的目光中抬手拨出了通讯录里的某个电话

 

三人之间诡异地静默了两秒钟,一首嘹亮而中气十足的……喜羊羊和灰太狼主题曲突兀地回荡在楼梯间

 

三个人的眼神顺着歌声集中到了某个人的衣袋里。终于在歌曲第二遍唱到‘别看我只是一只羊’的时候,王源一脸受不了地掐了电话

 

而小实习生满脸通红手忙脚乱地从自己的衣兜里掏出了手机,几乎以一个被羞辱的眼神朝着王源看了过来,憋屈地问道:“你怎么会有我电话?”

 

王源想着也许此时是该问为什么你一个大男生会用这样的铃声,但还是从善如流地回答了他的问题:“问王法医。”

 

王俊凯早在铃声响起的那一刻就已经一个激灵意识到后面会发生什么事了,此时正在眼神飘忽地装作一无所知的样子

 

实习生不敢对王俊凯造次,但又很忿忿,只能压低了声音带着点怨气问道:“王法医,你怎么能出卖我的电话呢?”

 

王源适时地整了整衣领,很好心的补充道:“你放心,我不会对你图谋不轨的。”

 

实习生又转过来给了他一个忿忿的眼神,像只被羞辱了的兔子,依旧没什么杀伤力

 

王源摸了摸鼻子,决定不再招惹这只‘兔子’,转而看向王法医:“王法医,跟我走一趟吧。”,语气里活学活用地带着点林亦凡的口气

 

“我还没下班。”王俊凯梗着脖子,重新摆上了那副生人勿进的表情

 

王源不为所动:“你已经脱了白大褂,包也拿好了。”

 

“…….”王俊凯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装扮,瞬时被噎的忘了所有借口

 

而旁边被出卖了的‘兔子’急忙抓住了这个报复的大好机会,抢着卖队友道:“王法医已经下班了。”

 

王俊凯:“……”不就借了你的号码去搪塞人吗这孩子咋还记仇呢

 

实习生带着一脸按耐不住报复成功的窃喜,看着一向只会把别人噎的无话可说的王法医自我放弃地跟着王源下去的背影,脑内已经偷偷脑补了一万字的霸道总裁甜文

 

‘是时候给我的文学系朋友提供点脑洞了。’他暗戳戳地露着诡异的笑容,用手机偷偷记录了两个人一前一后离开警局的身影

 

直到坐上那辆招摇地停在警局门前的白色超跑的副驾驶,王俊凯大法医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了一个问题:

 

虽然我是下班了没错,但我为什么就一定要和这个万恶的资本家走呢?

 

随着他脑内的自我疑问刚刚结束,驾驶位的王源已经干脆利索的把车门落锁,好像听到了王俊凯的心声一样

 

王俊凯害怕地扭过头去看,刚好看见王源撇过来的眼神,心里咯噔一下想着:‘该不会他真会读心吧’,边下意识出声质问:“你看我干嘛?”

 

王源抿了抿嘴,露出了一副忍俊不禁的表情:“谁看你,我在看安全带,给我系上。”

 

王俊凯觉得自己刚刚的反应有点怂,面子有点挂不住,索性闭了嘴,有点僵直地坐在座椅上,手直来直去地系好了安全带

 

王源锁了车门后也没急着走,反而是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王俊凯发誓自己无意偷听,但还是听完了全程,总之就是王源要丢下自己的一个富二代朋友,让人家自生自灭自己回去

 

电话里的刘一鸣在哇啦哇啦扯着嗓子抗议王源‘重色轻友’的恶劣行径,王源感觉耳朵里像是装进了一个集市,连忙喊了一句:“先挂了啊。”就把刘一鸣吱哇乱叫的声音彻底掐断了

 

王俊凯同情地看了王源一眼,语气里却莫名的充斥着一种名为‘幸灾乐祸’的情绪:“你朋友看上去好像很生气。”

 

王源边发动车子边不太在意地回答了一句:“被关了24个小时,难免精神有点不太正常。”

 

王俊凯盯着王源称得上完美无缺的侧脸,小声地嘟哝了一句:“物以类聚。”

 

王源在跑车轰鸣的马达声中捕捉到了王法医的‘悄悄话’,却没太听清楚,‘啊?’了一声后侧过头朝王俊凯这边看过来,却忽然噗嗤一声乐了

 

尽管王俊凯不得不承认王源笑起来的时候给人的感觉格外心神荡漾,但是这笑容背后的嘲弄意味却弄得他很不爽

 

“你笑什么?”王法医皱起眉,摆出一副自己尸检到疲惫时的冷漠表情

 

王源朝他挑了挑眉毛,回头看路边说道:“把我的阿斯顿马丁坐出老虎凳气势的,你是第一个。”

 

王法医:“……”要被这张嘴气死了

 


评论(7)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