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麋鹿

我会穿过人潮
迎风拥抱你

《格格不入》(一)法医凯×富二代源

从小号搬到这个号了以后关于凯源的文都在这里更新,我懒得切号(懒死)



这个故事,嗯,是个关键词为死缠烂打(?)斗智斗勇(?)欲擒故纵(?)的故事


文风和之前比比较不太一样(放飞自我)希望大家接受


p.s.今晚更新《以父之名》和《格格不入》



《格格不入》(一)



丰城市

 

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夜生活随着午夜十二点的钟声才开始进入第一轮的狂欢。城市主干道上只有稀疏疾行的几辆车,而远在城郊一座‘刷脸入内’的高级度假村里,酒池肉林的疯狂正在肆意点燃漆黑的夜

 

在某个自带美女香槟和穷人过滤系统的泳池畔,一个水淋淋的纨绔子弟正把自己从清澈见底的泳池水里‘捞’出来,湿漉漉地展开双臂就一左一右地揽了两个青春俏丽的比基尼美女,说说笑笑地准备进里屋好一番畅谈‘教书育人’的深刻问题

 

谁知侍应的门帘一掀,赫然有人正大剌剌在屋内的深灰色沙发上,一边晃荡着二郎腿一边单手玩着手机,一件黑色衬衫被熨烫的妥帖平直,此时好整以暇地贴附在他身上,袖子被随意地挽起,露出两只白皙纤细得女人都得自愧不如的手腕子,而这有一双细白手腕的人皮肤也是真的白,特别是一张清秀的可以称得上是漂亮的脸蛋,被那黑衬衫一衬,更显白得反光

 

饶是这人长了一副很无害很好欺负的模样,某纨绔子弟也是知道这人‘表里不一’的真面目的

 

他当即抛弃两位比基尼美女,一伸手从门口专业地降低了存在感的侍应手里拿过了一杯香槟,晃荡着杯里澄澈的液体踱到了来人身侧,一边坐下一边热情洋溢地招呼了声:“源少!“

 

本来注意力在溜号的王源被他这荡气回肠石破天惊的一嗓子震得五脏六腑都颤抖了一下,定了定后嫌弃地看了水淋淋的人一眼,很明显且不掩饰地往旁边挪了挪:“刘一鸣,你要是敢把身上的水沾到我这衬衫上来,你就给我见马克思去吧。“

 

被嫌弃加威胁的刘一鸣不怒反乐了起来:“没想到源少这深受资本主义荼毒的大少爷还信仰马克思。“

 

王源抬抬眼皮给了他个不咸不淡的眼神,中心思想依旧围绕着嫌弃二字,且发挥的淋漓尽致

 

“你老往这跑,惹得你那长命百岁的父皇老对我吹胡子瞪眼的。“王源半真半假地抱怨两句,放下腿伸长手臂从茶几上的果盘里拣了个色泽饱满的车厘子吃

 

“怎么?“刘一鸣施施然抿了口香槟问道:“我爸去找你麻烦了?”

 

“我今天去了你爸公司谈事情,临走的时候你爸问起了你。“话到此王源住了口,一副不想回忆的郁闷表情,随手把樱桃梗丢到了烟灰缸里

 

刘一鸣乐了,注意力却全不在自己老爹身上:“你真替你那个看起来不太长命百岁的父皇管起公司了?“

 

外面忽然响起‘砰砰砰’几声响,从落地窗往外一看,天边炸起了好几朵五彩斑斓的大烟花

 

王源扶额:“不是说了不让放吗这群兔崽子——没办法啊,我爸在医院躺尸呢,我要不管家产给人夺走了怎么办。“后半句是在回答刘一鸣的问题的

 

逍遥的太子爷在老爹病倒后自然就快活不下去了,眼下的王源就是如此,也连着是好些日子都没有休息过了,谈着谈着人一瘫就有点厌

 

“别介啊源少,“刘一鸣伸手就去捞王源起来:”夜生活还没开始呢你就夕阳红了?要不要给你找几个快活的?“

 

王源抬起眼皮懒懒的看他一眼:“你这直的钢筋一样的家伙能给我找什么快活的?”

 

‘钢筋’忙不迭地点头:“是是是,源少小众爱好我凡人不能理解……说起来,你这阵子忙的都没时间过‘蓝河’吧?要不我把几个招牌给你call过来?“

 

王源挣扎着爬起来给了他后脑勺一下:“call你个头,爷我没兴趣。”

 

“没看的上眼的?”

 

“没有。”王源潇洒地手一挥,好一副丢七情没六欲的模样

 

“那不行啊源少,礼来我往,你这度假村的美女是我最心水的,作为回报,我也得给你挑些好的,你看怎么样?”

 

王源面无表情地哼唧一声,翻身而起准备离开,也没把刘一鸣的话当真

 

10月份,纬度靠南些的丰城市也开始送夏迎秋,清晨的风不再如夏日时那般死气沉沉的,而是实打实地带上了些许凉意

 

就在这么一个秋风送爽的早晨,王俊凯刚刚悠闲地端着杯咖啡上楼,右转,一个风风火火仿佛被人点了屁股般慌乱的人以逃命的速度冲了过来,除了一路上叫的变了调的那声‘王法医’,他还在抵达王俊凯办公室门口时撞洒了王俊凯刚泡好的咖啡

 

来人:“……”

 

王俊凯:“……”

 

两人面面相觑了一会儿,这个小年轻估计也是被自己惊慌失措造成的‘壮举’给吓着了,盯着王俊凯胸前的白大褂上晕成毕加索的抽象画图案的咖啡迹愣在了当场

 

王法医好歹是丰城市市局首席大法医,什么世面没见过,眼下也是不慌不忙地把白大褂脱了下来,一边在心里庆幸这衣服披得早没祸害到里面的高价衬衫,一边‘和颜悦色’地对小年轻说道:“年轻人不要急不要燥,什么事都要慢慢来,不要好像天塌了一样——说吧,什么事?”

 

小年轻被说得一愣一愣的,听了最后一句话才幡然记起自己风风火火是为了什么,急忙一个立正敬礼道:“林队喊您赶紧去城郊公路,有一起大巴车爆炸事故!”

 

“噗!”刚刚还要人家‘不要急不要燥’的王法医把嘴里刚喝的一口咖啡全数喷了出来,接着一脸愕然道:“什么时候的事?”

 

“昨晚!”

 

“我刚来上班时怎么没人通知我?”

 

“报告,您手机打不通!林队已经去现场了!”

 

王俊凯顿了一下,转而记起刚刚自己一来就悠悠哉哉地去泡咖啡了,手机也没拿,可不是人家就联系不上么

 

明白了罪魁祸首的王法医咖啡也不喝了,往小年轻手里一塞就风一样离开,五秒后却又风一样卷回来,看了懵逼的小年轻一眼后进了办公室拿了自己的全副装备又一次卷走了

 

全程小年轻端着王法医一口也没喝着的咖啡:“……”

 

劳累了几天好不容易睡了个好觉的王源大少爷是被呜哇乱叫堪比黑白无常催命的警笛声给惊醒的

 

说句实在话,作为一家高级度假村,房间的隔音设施是好的不能更好了,可偏就是王源头一天晚上没把阳台的玻璃门完全带上,外面围着的警车又唯恐里面的人没察觉一样不疲不休地鸣笛,活生生让王源听了一耳朵警笛声,一大早就头晕脑胀想揍人

 

起床气重得惊人的王源大少爷顶着两个硕大的黑眼圈翻身下了床,强压着中烧的怒火洗漱完换好了衣服,然后带着周身的杀意就冲了出去

 

度假村的大堂里,微有些发胖的经理正一脑门汗地接待着来自市局的人,看到板着张脸走来的王源本来松了口气,直到看清来人一脸杀气后顿时吓得噤若寒蝉

 

面无表情的王源径直走到几人中间,来回扫视了一圈后盯住了某个看起来像头儿的人问道:“警察同志,这一大早的你们这么兴师动众地过来,怕不是要把这度假村拆迁吧?”

 

林亦凡眯起了眼:“你是谁?”

 

胖经理左右不敢得罪,在一旁小心翼翼地介绍了一句:“我们的大股东,源康集团的现任董事长。”

 

王源松了松衬衫领带,不咸不淡地补充了自己的名字:“王源。”

 

林亦凡对有钱人那些家长里短弯弯绕绕不感兴趣,直奔主题说道:“我是市局刑警支队的林亦凡队长,在离你们度假村不到一公里的城郊公路发生一起大巴车爆炸事件,造成40人死亡。”

 

王源微微皱了皱眉头:“警官,大巴车爆炸和我们度假村有关系么?我们的客人可不会用什么大巴车接过来。”

 

林亦凡显然不能理解这些有钱人的逻辑,愣了一秒后才道:“爆炸时间是在深夜,那段时间没有任何车辆经过,只有你们度假村可能发现听到过这次爆炸,我们希望能对昨晚留宿在度假村的人进行讯问。”

 

王源一双好看的杏眼微眯着在林队长身上扫了个来回,直到林队长不自在地皱起眉头看了他一眼才收敛回眼神,不紧不慢地开口道:“我是遵纪守法绝对配合的好市民,林队长要问就问,不过我们这里的一些公子哥和小姐不比您警队五大三粗的警员,还希望您温和些,不要吓到我们的客人,免得我们度假村遭受无妄之灾还没处说理……”

 

他慢条斯理的话还没说完,一个‘五大三粗’的小警员三步并两步跑地冲到了林队长身边,气喘吁吁地说道:“林……林队……不……不好……度……度……度……”

 

“度假村。”王源好心好意地把喘不上气的人补充了一句

 

小警员慌乱地瞥了他一眼,继续道:“对,度度假村,后山发现一具尸体。”

 

林亦凡脸色大变,而王源原本闲散的站姿也瞬间绷直了

 

“在哪?”

 

“就在后山,高尔夫球场上,王法医正在做尸检。”

 

林亦凡说了句‘跟我来’,瞥了王源一眼后领了一群警察风风火火地找去了后山

 

胖经理大张着嘴彻底惊呆在了原地,仿佛是刚刚听见天塌下来的消息一般崩溃

 

“还愣着干什么?”王源一把把本来就松松垮垮的领带拽下来,瞪了经理一眼后喝道:“马上把高尔夫场的管理员和昨晚巡逻的保安统统找过来。”说着他脚步匆匆也往后山赶

 

事实证明,林队长动作比王大少爷快一步,管理员和当值的保安已经全数被找到,带回局里去问话了

 

王俊凯蹲在地上,小心翼翼地观察了一眼尸体,并庆幸自己早上那杯咖啡没有喝

 

因为尸体是被烧过的,皮肤明显地焦黑,头发卷曲,一碰就碎

 

林队长的大嗓门隔得老远就传了过来:“情况怎么样了?”

 

王俊凯戴着手套翻看了一下尸体的眼睑,站起来道:“死得不能更透了。”

 

林队长:“……没问你这个,我问你人怎么死的。”

 

“看起来是烧死的,”王俊凯边示意助手小心把尸体放进裹尸袋一边道:“但我怀疑此人可能在火烧前已经死亡了。”

 

“此话怎讲。”

 

“具体的尸检完才能确定,现在初步确定的死亡时间,是比大巴的爆炸早两个小时左右。”王俊凯脱了下橡胶手套丢在一旁,又从裤袋里摸出一条手巾仔仔细细地擦了擦手

 

林队长:……法医就是毛病多

 

腹诽完,林队长继续问正题:“你前面说那辆大巴车是被纵火的,然后才发生爆炸,就是有可能是为了焚烧这具尸体,然后拉着一车人陪葬?”

 

王俊凯掀起眼帘很敷衍地瞥了他一眼,轻描淡写地撇清关系:“我只是个技术人员,其他就是你们该干的事情了。”

 

说完在林队长的横眉怒目中‘两袖清风’地越过警戒线走了

 

这边厢王法医刚走出几步,后脚王大少爷就步履匆匆地出现了

 

“林队长,尸体呢?”‘好市民’王源垫脚抻长脖子往黄线里扫了几圈都没有发现,一扭头就去问林队长

 

林队长没好气地给他伸手指了个方向:“有问题问王法医。”

 

于是王源又是迅速一个返身追着王俊凯走的方向而去。气喘吁吁赶来的胖经理气都没喘顺,眼见大股东又没影了,只能叹口气继续任劳任怨地跟着人跑

 

王法医踏着秋风潇洒地往停在不远处的警车走,忽然觉得有什么古怪的力道揪住了他随风飘扬的白大褂

 

他一扭头,正对上王大少爷那双眼波流转的大杏眼

 

原本急匆匆的王源在见到林队长口中‘王法医’那张波澜不惊沉静如水的脸时,彻底忘了自己追过来的目的

 

王俊凯还是第一次被一个‘大孩子’这么干巴巴地扯住衣角,不由得有些纳闷。眼见此人似乎没有打算松手也没有打算开口的意思,他只能沉声问道:“先生,你有事吗?”

 

王源原本就已经崩的很紧的某根弦随着王俊凯沉稳的嗓音落下,‘噌’一声彻底断了

 

他把拽着人家衣角的手转抓为捏,另一只手从口袋里摸出一部手机,一个灵巧地翻转后把正确方向对着王俊凯,指纹解锁后粲然一笑说道:“方便给个电话吗?王法医?”

 

王俊凯冷不丁被这一笑晃了眼,愣了愣之后略一垂眸看了看递在自己胸口处的手机,再抬起眼帘盯住王源问道:“怎么?要找我尸检?”

 

王源:“……”


评论(8)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