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麋鹿

我会穿过人潮
迎风拥抱你

《以父之名》(十)凯源/黑道/强强

本章以后也许要开虐了?哎,最近学车真的累的码不动字啊[趴桌],求求你们给我多多留言多多点赞安慰一下我嘛,亲亲抱抱才有多更哦





Chapter.10

 

王源被易烊千玺盯上了

 

这个认识让一向胸有成竹的王俊凯一时间阵脚大乱

 

他花了整整一个晚上的时间思考究竟是哪一个环节的出错让他和王源的关系暴露在了易烊千玺的眼皮下。他能保证在九叔的宴席上绝无纰漏,两个人任怎么看都是八杆子打不着的关系,究竟是什么时候……也许是更早——可能在易烊千玺回国以前,他的势力就已经如一条阴冷的毒蛇,悄悄盘踞在王俊凯四周,伺机瞄准了他的咽喉

 

败就败在,王俊凯并不知道易烊千玺的眼线埋伏在何处,这就意味这他打不到这条蛇的七寸,反而是他的七寸现在被对方牢牢地控制住,只要一动手,就能截断王俊凯的气数

 

王源

 

很多人,包括许多跟随着王俊凯一路过关斩将而来的弟兄们都不知道,王俊凯的命门竟是个他们几乎从未见过的、看上去与任何一个香港学生无二的男孩子

 

但不论纰漏出在何处,现在这已经不是最重要最棘手的问题了

 

“我们中出了内鬼,而且应该还是我们龙兴非常有地位的人,是他刺探到了王源的存在,转而告诉了易烊千玺,”王俊凯的脸色凝重,愁眉不展,一双潋滟撩人的桃花眼里却盛着化不开驱不走的重重忧虑:“科林,王源出国的事情不能在耽搁了,立刻给他订机票。”

 

同样因为这次变故有些手足无措的科林却立刻察觉到了王俊凯难得的冲动,制止道:“k,你要是现在安排王源出国,不正是印证了易烊千玺的推断吗?如果之前他只是怀疑,你一旦送王源出国,无异于是等于承认了王源非同一般的地位啊!”

 

王俊凯沉沉叹了口气,原本平日整理得一丝不苟的头发被他弄的微有些凌乱,整个人竟显出了一种落魄无措的颓废感

 

他缓缓转了身,一双忧虑重重的眼睛盯住了科林,声音里带上了些许喑哑:“我没有办法。我不能让王源出事,一点险都不能冒。”

 

‘不能冒险’

 

这句话似乎是一向与王俊凯绝缘的。他冷静、果断、勇猛精进,审时度势的他从未放弃任何机会,只要有制胜的可能,他从来不惧怕任何冒险

 

他是只威风八面的老虎,带腥带血的成长环境让他的爪牙锋利骇人,他从来猛进,不屑于丢盔弃甲地败退

 

但是现在,这只老虎不但犹豫,且渐生退意,究其原因,竟是为了一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小兔子

 

科林暗自在内心唏嘘不已,却也没再劝阻。他知道,面对王源的时候,王俊凯让他觉得陌生得可怕

 

不知道是王源让他想起幼时的自己,还是王俊凯想保留这一方污泥中的净土,他也许会为此不择手段

 

========——————————========

 

 

周五放学时,王源和韩禹城一道随着熙熙攘攘的人流往校门外走。韩禹城的数学小测又是拿了个扎眼的糟糕等级,正在那里呼天抢地地反省自己可能原本会蒙对的两道题

 

王源随意地听着他的抱怨,目光隐隐约约地在留意着周围经过他们的人。拐了个弯后,他的视线触及到了一张有点熟悉的面孔

 

那人穿着一身休闲套装,蓝色的t恤下摆只塞了一半进裤沿,整个人的形象有点过于随意,但脸上却端着张严肃的表情,好像不是守在学校门口,而是在贼窝外面随时警戒

 

王源在脑海里简单回忆了一下边将这个人进行了对号入座,他戳了戳边上还在为数学成绩而萎靡不振的韩禹城,小声地提醒他道:“哎,你爸爸。”

 

韩禹城此刻是满腹牢骚积压在内不得抒发,眼下听了王源这么突然的一句话立刻就像个被点燃了引线的烟花筒一样跳起来炸了:“我才是你爸爸——爸!”

 

最后一个字以惊险的山路十八弯的气势从他喉咙口滑出了嘴

 

原本趁休假专门来接儿子吃饭的韩警官现在看着自己儿子的表情绝对算不上好看:“你怎么和你老子说话的呢?”

 

韩禹城战战兢兢地直起背,却很没气势很没骨气地出卖了王源:“是他乱说话让我误会了!”

 

韩警官瞪了一眼毁了自己‘父慈子孝’的温馨氛围的韩禹城,这才随着他的话注意到了边上那个依旧挂着一副极有礼节的笑容的男孩子,回忆了一番才艰难地开口道:“我记得你是小城的朋友,你叫王……”

 

“叔叔好,”王源很迅速地接上话头:“我叫王源。”

 

“嗯对,”记性不太好的韩警官掩饰性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尖,难得露出了一张笑脸——尽管这笑容有点诡异:“王源,你是个好孩子。”

 

‘好孩子’从善如流地道了谢,又识时机地表示:“我有事要先回家,叔叔你和禹城回去吧。”

 

韩警官笑眯眯地答应着,抬手揪衣领拽走了嘴里还在叫嚷着:“你有什么事要做啊?”的笨蛋儿子

 

直到两个人骂骂咧咧地上了车离开,王源才转过头发现了对面马路的绿化带旁那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个人好像在那里无言地看了他很久,忽然和他的视线撞上时,王源差点被他深邃温柔的眼神带进了万丈深渊

 

接着那人缓缓地抬起手朝他招了招

 

下一刻,王源却像忽然意识到什么一样慌乱地扭过头四处查看,直到确定某辆车已经绝尘而去有段时间后才回过身,愣愣地看回了对面那个方向

 

那个人却已经看不见踪影了

 

王源懵了两秒,急忙在车来人往的街道上四处寻找,无奈形形色色的人太多,接踵而至的人推搡了他几下,害得他差点跌倒

 

“小心点。”原本被他四处找寻的人的声音却忽然在身畔响起,手臂上被触碰到的,也是那熟悉的体温

 

“你……”王源盯着忽然近在咫尺的人的眼睛,又晃神了一秒才接上自己无意识的开头:“你,怎么在这里?”

 

王俊凯看上去心情好像可以称得上还不错,至少王源感觉他是笑着的。他没松开拉着王源胳膊的手,也没有回应王源的问话,而是带着那一抹微笑的弧度自顾自地拉着王源往人流的反方向前进

 

“走,和我去个地方。”

 

王源也不反抗,有点磕绊地被拉了两步之后就跟上了王俊凯的脚步,两人一前一后地走着,脚步一致的默契,那拉紧的手也确保了人流不会把他们冲散开

 

两人沉默不语却自然万分地走了一会,避开人流走到了一条小道上

 

王源打了个哈欠,眼神轻飘飘地放在遮挡住窄巷的屋檐上,嘴里却开始对前方的那个身影提问题:“你怎么忽然来学校找我?不是不太适合抛头露面吗?”

 

想了想,他还是刻意隐瞒住了韩禹城爸爸的事情

 

王俊凯的脚步渐停,随着王源的问话回过身。窄巷里的光线过于昏暗,被房檐割裂开的光线只能照亮王俊凯半边脸,不同于刚好站在屋檐缺口被阳光笼罩住的王源,他一半现于光明,一半沦于黑暗

 

“你马上中六了吧,有什么打算吗?”

 

王源不动声色地撇撇嘴,有点不满于王俊凯再一次转移话题的行为,却还是本能地回答他的问题:“我想考港大,学金融。”

 

王俊凯顿了顿,再度开口时,语气里竟带上一丝前所未有的试探,好像在战战兢兢地拿一根细针去戳一个饱满的气球:“你有没有想过出国,去澳大利亚?”

 

王源眉头一皱,一双明亮生辉的杏眼微微眯起,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他有了点不妙的猜测:“哈?你问这个问题是什么意思?”

 

不答反问,看来敏感如王源,还是轻易地看出他的打算了

 

于是王俊凯索性也不再过于小心翼翼,直截了当的戳穿自己试探的伪装:“我要送你出国。”

 

针终于还是无情而果断地扎到了气球上

 

只不过这个气球似乎没有如人所料那般‘砰’一声立刻炸开,而是缓缓地、无声无息地漏着气

 

王源把胳膊从王俊凯手中抽离出来,眼睛直勾勾地打量了面前这个和自己相处了十几年之久的男人,发现他的面容依旧是他记忆中那般漠然而冷静,似乎世上所有事、所有人,对他来说,无所牵挂

 

“我烦到你了?”过了良久,王源缓缓开口问了这么一句

 

王俊凯始料未及地惊愕了一下,一时被这问题问了个措手不及,居然没有第一时间给予任何肯定和否定

 

而王源则已经在王俊凯愕然之时,擅自选择了他心里隐隐浮现的,那个让他针扎心脏般难忍的答案

 

他怎么就忘了呢,是眼前这个男人这么多年的庇护让他过于依赖,过于胆大妄为了吗?

 

他们从来都不是一路人,也许某一天,他会连累他,会把他推入陷阱,腹背受敌

 

“认识你第一天的时候,你就告诉过我,”王源幽幽地开口,眼神飘飘忽忽,似乎透过那人的眼睛,穿越了十几年的时光,穿透了那沧海一粟的光阴,短暂又漫长:“我不能喊你哥哥,不许给你惹麻烦,现在我也长大了,更没有理由像个小鬼一样赖着你了。”

 

王俊凯定定地看着他,王源的神情他从未见过,那种恬静中透着悲怆和疏离的神色,令他陌生,让他不安。但他居然找不到任何一句话去打断王源这一番再发展下去可能会无法挽回的剖白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是个哭鼻子的臭小鬼,后来长大了一些后又是放肆得让人讨厌,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却总是任性的烦着你,你越不想让我淌混水,我就越想和你作对,像个自以为是的傻逼。”

 

王源的话停顿了一下,原本没有焦点的眼神在王俊凯的脸上渐渐聚焦,像是极其认真的在用眼睛记住这张脸的每一处细节,每一个完美或不完美的地方,把他印成一张永远不会褪色的相片

 

随后,王源忽然弯下腰,对着王俊凯的方向,深深鞠了一躬

 

“对不起,承蒙了你的关照,12年。”

 

南柯一梦,梦醒之时,恍如隔世

 

 

 

 

 

 

p.s.[上一章捉虫,DSP应改为DSE,是香港中学文凭考试(有点类似于我们高三生参加的高考,不过他们的高三叫中六),分为核心科目(中国语文、英国语文、数学和通识教育)和选修科目两科(这个太多了不列举,大家有兴趣可以去搜一搜哦)成绩汇报分为五个等级(1-5),5为最高等级,在此等级中成绩最优异的以**标示,次于最优的是*]就不啰啰嗦嗦地科普太多啦,香港学生的学习和考试方式和内地考生区别很大,大家有兴趣的也可以自行了解哦,想来找我讨论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担心在下露拙,哈哈]


评论(6)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