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麋鹿

我会穿过人潮
迎风拥抱你

《以父之名》(九)凯源/黑道

Chapter.9

 

天色因不大明朗的天气而显得有些昏暗,乌云压得很低,仿佛堪堪从ICC的最高层略过。

 

这几天的天气变化很明显,常常是阴雨连绵,不知道多少天没有和太阳打过照面了。

 

王源生病才刚好,精气神还没完全复原过来,裹着一件比旁人略厚的外套倚坐在楼下花坛边,戴着口罩的他只露出一对没什么情绪的眼睛。

 

韩禹城两天没见到他,本来急切地想过去和他打招呼,却远远地就看见路尹琪在王源不远处来回踱步,好像在犹豫要不要上前搭话一样。

 

神经大条如韩禹城都察觉到了这一现象,王源又怎么可能注意不到,只是他没有心思去应付路尹琪,只能装作自己正专注地温习着膝上摊开的一本生物书。

 

原本王源还是会耐着心有礼节地对待路尹琪的,毕竟基本的修养他是有的,但今天有个例外——困扰着王源的,是今天早上发生的一件事。

 

早上王源沿着平日上学的那条路不疾不徐地前进时,一辆蓝色的玛莎拉蒂忽然在他旁边的车道急停下来。

 

王源皱了皱眉,把视线移向了那辆车。他记得这是单行道,而且不能停车。

 

像是为了印证他内心的疑问,对方的车窗降下来,里面出现了一张令王源几乎要诧异地喊出声的脸。

 

是那天在九叔的宴席上出现的怪人。

 

王源不知道对方是怎么认出戴了一副口罩几乎只剩下一对眼睛的他的,但他却忙不迭地退后一小步,不由自主地有些戒备。

 

“上次忘了问你名字了,”对方扬起一抹笑,用略有深意地眼神打量了一下王源身上的校服:“我不知道你居然还是一个学生。”

 

王源听了他的话,条件反射地举高胸前的书遮住自己白色校服衬衫上的校徽,尽管他知道这无济于事——本区几所有名的Band1学校的校服,大概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他的举动和掩耳盗铃几乎没有差别。

 

不知对方是不是和他所想的一样,反正他带着脸上的梨涡对着王源点一点头,留下一句:“我叫易烊千玺。”,就赶在交警骑着摩托追上来之前一踩油门扬长而去了。

 

王源在原地几乎怔愣了两分钟才记起要上学的事情。他很心慌,一个Band1的混社会的学生?——他一定被这个叫易烊千玺的人怀疑了。

 

这个易烊千玺……行事特立独行,表面看上去人畜无害,但心里却似乎无时不刻不在盘算什么。

 

九叔的宴会、邀请自己进入屏风后面、突如其来的搭讪、惹眼的豪车…….

 

王源烦躁地揉了揉头发抬起头,正对上面前路尹琪投来的诧异的视线。

 

“你…….你没事吧?”原本好不容易下定决心来询问这两天王源去处的路尹琪正巧看见王源一个人在那里一会皱眉一会咬牙,还狠狠地折磨着自己的头发——她有点担心王源是不是中邪了。

 

王源在心底叹了口气,正了正身子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才回答她:“我没事。”

 

“你前两天……”

 

王源知道她要问什么,干脆在她问完以前飞快地回答:“我生病了,发烧,不过现在没事了。”

 

被打断了问话的路尹琪略有些尴尬,却不放弃地在王源身边坐下,看了一眼王源膝上的书后又开始找话题:“那个……你选修的科目是生物?”

 

王源控制不住自己用无奈的眼神看了她一眼。他就不信两人同学这么久她在他中五时才知道他的选修。但王源还是很得体的没有把内心的腹诽说出口,而是从善如流地点头道:“是的,我对生物比较有把握。”

 

不甘于话题就在此终结的路尹琪继续说道:“我听说你的成绩考SAT高分的把握很大,老师都挺看好你的。”

 

“是吗?”王源看了她一眼,见她点头后就重新把注意力转回了自己面前的生物书:“可是我没有出国的打算。”

 

路尹琪愣了愣,尴尬了几秒钟才想起来问道:“为什么?你英语成绩很出色啊。”

 

王源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谢谢。路尹琪撇撇嘴还想说什么,却被走过来的韩禹城打断了。

 

“怎么样?身体好些了?”韩禹城若有似无地扫了路尹琪一眼,在王源的左手边坐了下来。

 

王源看着他点了点头:“嗯,不烧了,就有点咳嗽而已。”

 

两人沉默了一会,路尹琪也识相地站起身道:“我先回教室了,温习下一节课的书。”

 

王源‘嗯’一声,朝她挥一挥手,见她进了教学楼才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我说你怎么回事啊,”韩禹城把王源的一系列动作都看在眼里,有点不解地瞪了他一眼说道:“不知道多少人争着和路尹琪搞好关系,你怎么就对送上门的不为所动呢?”

 

王源转过头给了他一个嫌弃的眼神:“送上门的我就要?虽然我承认路尹琪长得漂亮吧,可也不至于就被人争抢啊。”

 

“路尹琪可不止长得漂亮,”韩禹城重重的叹口气,语气里有点恨铁不成钢:“我说王源,你对这些社交关系也太不上心了吧?路尹琪的爸爸可是立法会的议员,而且是下届成为立法会主席的有力人选。”

 

王源有点吃惊,但心里却没有特别意外。

 

他记起了那天在校门口遇到路尹琪时,那张匆匆遮挡在车窗后的熟悉的面孔。

 

原来是这样。

 

王源合起了书,从花坛边站起身。韩禹城不明就里地跟他一起站了起来。

 

“怎么了?”

 

“回教室,要上课了。”

 

“所以你和路尹琪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怎么回事。”

 

“什么没怎么回事,你当我瞎啊!”

 

“你瞎不瞎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几个月后的DSP比八卦我和路尹琪的关系要重要多了。你数学成绩能到4了吗?”

 

“你别说话行不行王源!”

 

 

--==========----

 

巨大的落地窗旁站着一个身着得体的黑色西装的身影。他略低下头注视着脚下车水马龙的景色,身后的办公桌上是一份份摊开的文件,大部分都已经有了甲方乙方的签名和盖章。

 

年轻的秘书敲门进来,看了桌上已然冷却的咖啡后无声地端起转身出去,不一会后又端进来一杯冒着热气的、香醇的咖啡。

 

科林敲门进来时一眼就看见窗边那个专注着盯着楼下的身影,那人却好像对他的到来毫无察觉一样,直到科林故意蹑手蹑脚靠近桌前才听见他沉声问了一句:“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科林吓了一跳抬起头来,却发现对方根本未曾回头或转身。

 

科林决定把‘你怎么知道我来了’的蠢问题吞回肚子里,转而回答他的问题:“已经和内地一个建材商打好招呼了,他们会按合约给我们提供材料的。”

 

王俊凯缓缓地转过身,顺手端起桌前那杯咖啡喝了一口,放回桌上后继续说道:“这段时间辛苦你了,我知道你自己私底下回去学习了很多商业方面的东西。”说着他绕过桌子拍了拍科林的肩,指了指旁边的椅子示意他坐下。

 

科林顺着他的意思坐下后同样拍拍他的手,宽慰道:“K,我比任何人都能感受到你的压力,我知道你的决定是对的,龙兴不能再单靠以前那一套存活了,有的叔伯不理解你,但是我会一直站在你这边的。”

 

王俊凯欣慰地捏捏他的肩膀,微微笑了下:“真的是多亏你,孤军奋战可一点都不好玩。”

 

“但其实你还是几乎做了所有事情,现在的公司成立董事会,有的叔伯还是不肯签字,你都多久没休息了,”科林顿了一下:“还有王源那个混小子,你也很久没见他了。”

 

提起王源,王俊凯紧皱的眉头舒展了一些,神情也缓和了许多:“他最近还好吧?我看他每天都发短信,啰啰嗦嗦的,不像有什么问题。”

 

科林把王俊凯的表情变化看在眼里,也不自觉在心里感叹王源的影响力之大:“他好着呢,病好了以后整个人精神了不少。”

 

王俊凯点点头,又喝了一口咖啡:“那签证的事情怎么样了?”

 

“签证已经下来了,”科林回答完停顿了一下,在王俊凯鼓励的眼神下才继续说道:“你真的打算把王源送出国?”

 

王俊凯‘嗯’了一声,眼神不自觉地转向了一旁的手机上:“龙兴现在要转作别的生意虽然能借以前的势力得到不少帮助,但是阻力还是大的,我没时间顾王源,而且他一直呆在我身边也不安全。你也看到了,这一年来越来越多的势力开始针对我了,龙兴内部的暂且不提,易烊千玺是个很大的变数。”

 

科林自然明白王俊凯的顾虑,作为坐馆,他就要接受腹背受敌的现实。而要想王源从中脱身,当然要远离这些是非。最好的办法就是把他送到大洋彼岸去,实实在在地让他脱离危险。

 

叹口气,科林不得不想到另外一个问题:

 

王源这个小祖宗会顺从吗?

 

王俊凯心里同样有此顾虑。他解锁了手机,桌面是一张模糊的侧脸。

 

即使再模糊,那也是一张他最熟悉的笑脸。


评论(5)

热度(48)